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四)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第 68 页


离开你们和我的尘世统治者是很自然的,没有任何悲伤或痛苦,因为我相信在那边我将找到好的统治者,我的好朋友不会比这里少如果我对你们作的辩白比我对雅典法官作的辩白更加令人信服,那我就满意了。”

苏格拉底说完这番话后,克贝作了答复。他说:“苏格拉底,你这番话在我听来说得好极了,除了你关于灵魂的说法。你说灵魂离开时一般的人都非常害怕,灵魂从肉身中解脱以后也许就不再存在于某个地方,而可能就在人死的那一天被驱散了或毁灭了,也许就在离开肉体的那一刻,它一露头就像气息或烟雾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苏格拉底,如果灵魂仍旧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整体存在,摆脱你刚才描述过的各种罪恶,那么我们当然就会有更加强烈、更加荣耀的希望,你说的也就是真的。但是我想,我们几乎不需要什么信心或保证就会相信,灵魂死后仍旧存在并且保持着某种积极的力量和理智。”

“你说得很对,克贝。”苏格拉底说。但是我们现在怎么办?你希望我们继续思考这个主题,看一看这种观点是否正确吗?”“我本人非常乐意听听你的想法。”克贝说。

“无论如何,”苏格拉底说,我也不认为有人听了我们现在的谈话,哪怕是一名喜剧诗人,会说我正在浪费时间讨论与我无关的问题。所以,如果这也是你的感觉,那么我们最好继续探讨。让我们从这个观点出发来解决问题。离开身体的灵魂存在还是不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我们还记得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讲的是灵魂离开这里以后确实存在于另一个世界,还会返回这个世界,从死者中复活。如果死者能够复活,那么不就说明我们的灵魂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吗?如果灵魂不存在,那么它们就不能再次产生,如果灵魂确实是从死者中复活的,而不是来自别的地方,那就足以证明我的论点是正确 第 69 页

的。如果情况并非如此,那么我们还需要别的论证。”

“你说得对。”克贝说道。

“如果你想更加容易地理解这个问题,”苏格拉底说,那么不要只想到人,而要想到所有的动物和植物。让我们来看,一般说来一切有世系的事物是否总是以这样的方式产生,而不是以别的方式产生,凡有对立面存在之处,对立的事物产生对立的事物,例如美是丑的对立面,正确是错误的对立面,还有无数其他事例。让我们考虑一下,这是否一条必然的法则,凡有对立面的事物必定从其对立面中产生,而不会从其他来源中产生。例如,当某个事物变得比较大的时候,那么我想它在变得比较大之前先要变得比较小,对吗?”

“对。”

“同样,如果它要变得比较小,那么它先要变得比较大,然后才会变得比较小,对吗?”

“没错。”克贝说。

“较弱从较强中产生,较快来自较慢,对吗?”

“当然如此。”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某个事物变坏了,那么它来自原先较好的事物吗?如果某事物变得比较公正了,那么它来自不那么公正的事物吗?”

“那当然了。”

“那么我们对此表示满意,”苏格拉底说,一切事物均以相反相成的方式产生,是吗?”

“你说得好极了!”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这些事例表现了另一种性质,每一对相反的事物之间有两个产生的过程,一个过程是从首先到其次,另一个过程是从其次到首先,对吗?一个较大的物体和一个较小的物 第 70 页

体之间有一个变大和变小的过程,我们不是称之为增加与减少吗?”

“对。”克贝说。

“分离与结合、冷却与加热,以及其他许多例子,不都是一回事吗?哪怕我们有时候不用这样的术语,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普遍的事实,一事物产生于它事物,有一个产生的过程,对吗?”“没错。”克贝说。

“那么好吧。”苏格拉底说,就像睡的对立面是醒一样,活有没有对立面?”

“当然有。”

“是什么?”

“是死。”

“那么活与死是对立的,它们相互产生,它们之间的产生有两个产生过程吗?”

“当然有。”

“好极了。”苏格拉底说。我来陈述刚才提到的一对相反的事物,说出这对事物本身和它们之间产生的过程,你来陈述另一对相反的事物。我的对立面是睡与醒,我说醒产生于睡,睡产生于醒,它们之间的过程是去睡觉和醒过来。我的这个陈述你满意吗“很好。”

“现在轮到你了,”苏格拉底继续说,请用同样的方式陈述生与死。你承认死是生的对立面吗?”

“我承认。”

“它们相互产生吗?”

“对。”

“那么从生中产生的是什么?”

死。”

1 2 3 4 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四)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