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四)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第 71 页


“从死中产生的是什么?”苏格拉底问道。

“我必须承认是生。”克贝说。

“所以,克贝,活的东西和活人是从死的东西中产生出来的吗?”

“显然如此。,,

“那么我们的灵魂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似乎如此。”

“我们刚才讲的两个过程在这个事例中,有一个是非常确定的,我指的是,死是相当确定的,是吗?”

“是的。”克贝说。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省掉另一个补充性的过程,给这条自然法则留下一个缺陷吗?或者说我们必须提供另一个与死相对应的过程?”

“我们当然必须提供。”克贝说。

“这个过程是什么呢?”

“复活。”

“如果有复活这回事,”苏格拉底说,那么它必定是一个从死到生的过程。”

“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在这一点上也有了一致看法,生出于死,就像死出于生一样。但是我想,如果我们肯定了这一点,那么足以证明死者的灵魂一定存在于它们再生之处。”

“苏格拉底,在我看来,从我们达成的一致看法中可以必然地推论出这一点来。”克贝说道。

“我想也还有另一种方式,克贝,使你可以看到我们达成的一致看法并没有错。如果两套对立的事物之间的产生没有连续对应的过程,即循环轮回,如果产生是直接地走向对立的终点而没有任 第 72 页

何向起点的回复或偏转,那么你会明白最后万物都会具有同样的性质,处于同一状态,也就不会有任何变化了?”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这不难理解,”苏格拉底答道,举例来说,如果有‘睡眠’,那么‘苏醒’并不能凭借使某些事物脱离睡眠而与‘睡眠’达成一种平衡,你一定要明白,恩底弥翁 最终会成为一切事物的笑柄。他会一无所得,因为到那时整个世界都会处于相同的睡眠状态。如果万物都是结合的,没有任何事物是分离的,那么我们马上就会拥有阿那克萨戈拉所说的那种“万物一体”。以同样的方式,我亲爱的克贝,如果拥有生命的事物逐渐死去,而死者在死后就保持死的状态不再复活,那么万物最后不可避免地都是死的,没有活的了,对吗?如果说有生命的事物从其他有生命的事物中产生,而有生命的事物要死去,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它们的数量由于死亡而最后灭绝呢?”

“我看没有办法,苏格拉底,”克贝说,你说的似乎完全正确。”“对,克贝,”苏格拉底说,如果世上有正确的东西,那么我相信这就是正确的,我们的一致看法并没有错。复活是一个事实,生出于死是一个事实,死者灵魂的存在是一个事实。”

“苏格拉底,”克贝又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你经常说给我们听的理论,我们所谓的学习实际上只是一种回忆。如果这种说法是正确的,那么我们现在回忆的东西肯定是从前学过的,除非我们的灵魂在进入人体之前在某处存在,否则这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按这种方式来理解,灵魂也好像是不朽的。”

“克贝,这种理论是如何证明的?”西米亚斯插话说,提醒我,

①恩底弥翁( 是希腊神话中一名俊美的青年牧羊人,月神塞勒涅爱上了他,宙斯应月神要求使他永远处在睡眠状态,以葆青春常在。 第 73 页

因为当时我没记住。”

克贝说:以人提问为例可以很好地证明这一点,如果提问的方式是正确的,那么人们就能作出完全正确的回答,这种回答只有当他们对主题具有某些知识并有了恰当的把握以后才有可能作出,否则就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向人提出一个作图问题或类似的问题,那么他们作出反应的方式就确凿无疑地证明了这个理论是正确的。”

“西米亚斯,”苏格拉底说,如果这种方式不能令你信服,那么就来看这样做是否有用。我假定你认为所谓学习就是回忆的说法很难理解,是吗?”

“一点儿也不难,”西米亚斯说。我想要的只是想对我们正在讨论的东西,回忆,有所帮助。从克贝提到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中,我已经回忆起很多,足以令我满意,但若能听到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一定会非常乐意。”

“我是这样看的,”苏格拉底说“,我假定我们同意,如果说某人回忆起什么东西来,那么他必定先要在某个时间或其他时间认识它,对吗?”

“很有道理。”

“当知识以某些具体方式出现时,我们不也同意把它称作回忆吗?我会解释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假定某人看见或听到,或以别的方式注意到某个事物,不仅意识到这个事物,而且还想起另一个事物是一个不同类型知识的对象。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们说他想起的那个对象提醒了他是不对的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让我举个例。我假定你会同意,一个人和一件乐器是知识的不同对象。”

“没错。”

1 2 3 4 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四)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