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省会成都,是个什么样的“都”?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骨子里的乐观,

使城市充满生生不息的成长活力


位于城市中心的成都博物馆,陈列着一尊东汉陶俑,因夸张笑意而让人印象深刻。

它头扎布巾,立于石墩之上,上身赤裸,单脚跃起,左臂环抱小鼓,右掌似在挥舞鼓槌,满脸堆笑,咧着大嘴,一脑门皱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笑。

利用出差间隙来到博物馆的北京创业者周劼人说,“这个陶俑真是像极了成都人!成都人总是那么乐观豁达,总能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蜀地自古多战乱、频灾难,而灾难恰恰激发出成都人性格深处的弹性,愈挫越勇,愈悲壮,愈乐观。

据统计,近百年来,四川发生5级以上地震多达234次,成都多有所波及,其中尤以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影响最大、破坏性最强。

然而,面对灾难,乐观的成都人且行且进,经济不降反增,情感不淡反浓。

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16年,地处西部的成都市,经济一直保持较快增长势头,GDP先后超越宁波、青岛、杭州、武汉等城市,去年更是以超过12170亿的成绩位列副省级城市第3位,9年前进了4个位次。

纵观历史,乐观的成都人在灾难中辗转历练,造就了独特的治世哲学——审时度势,因势利导。

自古饱受水灾之患的成都人,历经大禹、鳖灵、李冰治水之后,在不断地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形成了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并最终缔造出“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

 

乐观培育了成都人独特的生活方式,爱美食、爱泡茶馆、爱逛古镇……统计显示,目前成都拥有3万多家茶铺或茶楼,2016年共“吃”掉了698.1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长期居于全国城市前列。

 

成都人爱休闲,但他们也在为生活、为工作而奔忙,只是善于找寻其中的平衡点。四川著名本土文化艺人李伯清说,确实成都人爱休闲,但成都人的“休闲”不是懒惰和不思上进,而是“劳”后“休”,“忙”后“闲”。

 

同一天里,成都会产生不同的场景:

向南,沿城市中轴线,高新区、天府新区里,各类软件园、开发区、写字楼、企业总部里,人们忙忙碌碌、争分夺秒,甚至床铺就架在办公室里;向西,中国“农家乐”的发源地,郫都区农科村里,竹椅摇摇,绿树成荫,盖碗茶摆起,闲适安逸;向北,从成都青白江始发的中欧班列,载着平板电脑、汽车和水果、牛肉等,呼啸地往来于中国与波兰、德国、俄罗斯之间;

向东,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的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像城市呼吸的“绿肺”,两边点缀着无数青砖白墙红窗棂的川西民居,“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不存在”“巴适得板”……成都人的幽默举重若轻,以俏皮的方式,调侃生活的酸甜苦辣,发现生活的美好,就连方言的声调,也在尾音上扬中体现着骨子里的乐观与豁达。

成都人的乐观,藏于街巷之中,隐于生活细微之处,每一处都诉说着这座城市的过去,也看得到未来。

古风古韵的锦里已经成为新的人文旅游地标  新华社记者 薛玉斌 摄

现代诗人冯至在《杜甫传》里说道:“人们提到杜甫时,尽可以忽略了他的生地和死地,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从他描写成都那天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座城市的人;这座城市的乐观,也感染了这位避乱而来的诗圣。

有一个杜甫在成都的趣事——杜甫建草堂的时候,家中没有碗可用,听说大邑出瓷器,就给大邑的朋友写了一首诗“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毛斋也可怜。”收到信的人赶紧说“杜先生要家俱,赶紧送来。”

从“春夜喜雨”到“江畔独步寻花”,杜甫在成都的三年零九个月创作了240多首诗篇,其中不少意境明快、自然天成,与他此前辗转流寓时期“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形成鲜明的反差——成都人以善良和热情慰藉了诗人漂泊的心灵。

成都人的乐观与坚毅,成就了当下成都蓬勃发展的活力。在宽窄巷子里有一爿临檐泥塑店,店家把自己的塑像摆设在一列名人之间。当游客通过带笑的眼尾纹、轻挽的长发辨认出眼前的主人公时,他笑得更加开心。

在成都宽窄巷子里,一名捏面人的艺人把自己的快乐形象摆放在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小像的旁边  新华社记者 刘坤 摄

一爿小店,在宽窄巷子、在锦里,往往就是一家人的生计,乐观的成都人体现出极强的谋生就业能力。

这座拥有着超过20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很多人都是自主创业、自谋生计的人,从65米长的香香巷到延伸百公里的天府中轴大道,从菁蓉小镇到天府软件园,从掏耳朵的手艺人到开发软件、编写代码的程序员,兴旺的何止360行。

成都市就业服务管理局局长游永志介绍说,在成都800多万就业人口中,近半数的人在从事第三产业,其中超过100万人属于灵活就业,比如:开网店、开滴滴、钟点工、做烧烤、摆摊摊……

成都尤其成了共享经济的“幸福里”。在许多城市被限制、被质疑的共享单车,在成都的拥有量却超过80余万辆,骑行指数全国第一。“滴滴”注册司机也超过40万人。

游永志认为,共享经济在成都广受欢迎,说明“共享文化”正好接轨了成都的城市文化认同。共享经济创造的灵活就业模式,正是天性乐观、追求自由、喜欢劳逸结合的成都人的“最爱”。

1 2 3 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我们的省会成都,是个什么样的“都”?

赞 (1)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