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七)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第 120 页

能避免毁灭,那么难以看到其他有别的事物能够做到这一点。”“我想每个人都会承认,”苏格拉底说,神、生命的型,以及其他不朽的事物,是决不会停止存在的。”

“确实如此,每个人都会承认这一点,我想甚至连诸神也会承认。”

“既然不朽的事物也是不可灭的,那么如果灵魂真的不朽,它必定也是不可灭的。”

“这是不可避免的结论。”

“所以当死亡降临一个人的时候,死去的是他的可朽部分,而他的不朽部分在死亡逼近的时候不受伤害地逃避了,他的不朽部分是不可灭的。”

“显然如此。”

“那么非常明确,克贝,灵魂是不朽的、不可灭的,我们的灵魂真的会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那好吧,苏格拉底,”克贝说,我不再提出什么批评意见,也不怀疑你的论证具有真理性。但若在这里的西米亚斯或其他人有什么批评意见,那么他们最好不要有什么保留。因为,对任何想要就此主题说些什么或听到些什么的人来说,我想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事实上,”西米亚斯说,听了你刚才的话,我本人现在也没有什么怀疑了。尽管如此,但由于这个主题太深奥了,我对人性的虚弱感到可悲,所以我仍旧感到有些悲哀。”

“你说得很对,”苏格拉底说,更有甚者,即使你发现我们最初的那些假设是令人信服的,它们仍旧需要更加细致的考虑。如果你和你的朋友足够仔细地考察它们,在人的心灵所能抵达的范围内,我相信你们将获得关于这件事的真理,如果你肯定自己已经这样做了,那么你就不需要进一步探讨了。”

第 121 页

“没错,”西米亚斯说。

“但是先生们,”苏格拉底说,还有一点值得你们注意。如果灵魂是不朽的,那么它要求我们不仅在被我们称作活着的这部分时间照料它,而且要在所有时间照料它。现在看来,要否定灵魂不朽是极端危险的。如果死亡是一种摆脱一切的解放,那么它对恶者来说是一种恩惠,因为借助死亡,他们不仅摆脱了身体,而且也摆脱了他们与灵魂在一起时犯下的罪恶,然而实际上,由于灵魂是不朽的,因此除了尽可能变得善良和聪明以外,它不能逃避恶而得到平安。灵魂在去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什么都无法带去,能带去的只有它受到的教育和训练,这些东西,有人说过,在人死后灵魂开始启程去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是极端重要的,会给刚刚死了肉体的灵魂带来帮助或伤害。

“这个故事是这么回事。每个人在活着的时候都有一个自己的守护神在支配着。人死的时候,那个守护神会尝试着把他带往某个所有亡灵都必定会在那里聚集的地方。亡灵在那里接受审判以后,一定会在某位神灵的看护下被送往另一个世界,这位神灵负有陪伴亡灵从这个世界去另一个世界的责任。当亡灵在那里经受了必要的体验,需要呆多久就呆了多久的时候,在经历了漫长的时间以后,会有另一位向导把它们再带回来。

“当然了,这个旅程并非像埃斯库罗斯让他的剧中人物忒勒福所描述的那个样子。他说通往哈得斯的道路是笔直的,然而在我看来,它显然既不是笔直的,也不是只有一条。如果它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需要向导了。因为,如果只有一条路,那就不会有任何亡灵在任何地方迷路。实际上,根据世上举行的一些葬仪来看,那里似乎有许多分岔和十字路口。

“好吧,聪明的、守规矩的亡灵跟着它的向导走,路上的景色也不是陌生的,而那些深深依附着肉体的灵魂,如我以前所说,长期 第 122 页

徘徊在这个可见的世界上,在作了许多抵抗和受了许多痛苦之后,才被迫被它的指定了的守护神领走。当它抵达与其他亡灵同样的地方时,由于做了许多不洁的事,因此它是不洁的,或者涉及违法的流血,或者犯下与其他同类亡灵所犯的相同罪行,令其他所有亡灵对它都惟恐避之不及。没有亡灵愿意与它相伴或给它引路,它孤独地在荒野中漫游,直到过完某个确定的时期,对它的行为来说,这是它必然会遇到的事情。但是每个终生过着纯洁、清醒生活的亡灵有神作伴和护卫,每个亡灵都有恰当的居所。大地上有许多美好的区域,它本身在性质和大小方面都不像地理学家们所假设的那样,有些人就是这样对我说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苏格拉底?”西米亚斯说,我本人听说过大量关于大地的理论,但从没听到过你这种说法。我很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西米亚斯,我不想用格劳科斯 的技艺来解释我的信念,要想证明它在我看来实在是太难了,哪怕对格劳科斯也太难。首先是我可能做不到,其次,即使我知道怎么做,西米亚斯,在我看来我的生命也太短了,以至于无法完成长篇解释。然而,我没有理由不告诉你我对大地的面貌和大地的区域是怎么看的。”

“好吧,”西米亚斯说,即使只能听到这些也就行了。”

“那么这就是我的信念,”苏格拉底说,首先,如果大地是球形的,位于天空中央,那么它既不需要空气也不需要任何其他类似的力量来支持它,使它不下坠,天空的均匀性和大地本身的均衡足以支持它。任何均衡的物体如果被安放在一个均匀的介质中,那么它就不会下沉、上升,或朝任何方向偏斜,来自各个方向均等的推动使它保持悬浮状态。这就是我的信念的第一部分。”

①格劳科斯( )是希腊神话中的海神,善作预言。

第 123 页

“非常正确,”西米亚斯说。

“其次,”苏格拉底说,我相信它的形体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居住的位于费西斯河与赫丘利柱石之间的区域只是大地的一小部分,我们沿着大海生活,就像蚂蚁或青蛙围绕着一个池塘,大地上有许多人居住在类似的区域。环绕着大地,还有许多凹陷的地方,地形和大小各异,水、雾、气汇集在这些地方。但是大地本身就像天弯上的繁星一样纯洁,我们的大多数权威把繁星密布的天弯称作以太。水、雾、气是这种以太的残渣,不断地被吸进大地的凹陷之处。我们不知道自己居住在这些凹地上,却以为自己住在大地的表面。想一想,假定有人住在大海深处,能透过水看到太阳和其他天体,那么这样的人会以为自己住在大海表面,会以为大海就是天空。他会非常呆滞和虚弱,决不会抵达大海的顶端,决不会上升到海面上抬起头来从海上看到我们的这个世界,亲眼看到或从某些亲眼看到的人那里听到我们的这个世界比他的人民居住的那个世界更加纯洁和美丽。我们现在正好处在相同的位置。尽管我们居住在大地的凹陷之处,但我们以为自己住在大地的表面,把气称作天,以为它就是星辰在其中运动的天空。还有一点也是相同的,我们呆滞和虚弱,以至于不能抵达空气的顶端。如果有人抵达空气的顶端,或者长着翅膀飞到那里,那么他抬起头来就能看到上方的那个世界,就像海中的鱼抬起头来看我们的世界。如果他的本性是能够看的,那么他会认识到真正的天空、真正的光明、真正的大地。因为这个大地、它的石头,以及所有我们居住的区域都已受到损害和侵蚀,就像海中的一切都受到海水的侵蚀一样。我们不必提起植物,它们鲜有任何程度的完善,只要看看那些洞穴、沙滩、沼泽,以及大地各处的粘土就可以知道,按照我们的标准,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但是上面那个世界的事物远远胜过我们这个世界的事物。如果现在是一个恰当的时候, 第 124 页

可以对上面那个世界作一种想象性的描述,西米亚斯,那么你值得听一听位于天弯下的那个大地真的是个什么样子。”

“那太好了,苏格拉底,”西米亚斯说,不管怎么说,能听到这种描述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快乐。”

“好吧,我亲爱的孩子们,”苏格拉底说,真正的世界,从上往下看,就像是一个用十二块皮革制成的皮球,有各种不同的颜色。我们所知的颜色种类有限,就像画家用的颜料,但是整个地球的颜色比画家的颜色还要明亮和纯洁。一部分是极为美丽的紫色,另一部分是金黄色。白的部分比粉笔和雪还要白,有其他颜色的部分也要比我们看见的颜色更加鲜明和可爱。即使大地上的这些充满水和气的凹陷之处也有颜色,五彩缤纷地闪耀着,看起来就形成一个五光十色的连续的表面。生长在这个大地上的树木、花朵、果实之美是适度的。那里的山的坡度是适度的,岩石是透明的,它们的颜色更加可爱。水晶在我们这个世界上非常昂贵,碧玉、红宝石、祖母绿,以及其他宝石都是这种石头的残片,但它们都那么美丽,或者更加美丽。这是因为这些石头保持着它们的天然性质,没有像那些聚集在一起的沉淀物一样被咸水腐蚀或损害,咸水是引起石头、泥土、动物、植物残缺和疾病的原因。装点着大地本身的不仅有所有这些石头,而且有金、银等其他金属,大地各处都浮现出这些金属的矿脉,能够看到它们的眼睛真是有福的。

“那个世界上有各种动物,还有人,有些动物住在内地,有些动物就像我们环绕大海居住一样围绕着空气居住,还有些动物住在空气环绕的岛屿上,但是接近大陆。简言之,我们有水和大海,他们有气;我们有气,他们有以太。那里的天气很好,完全不会得病,生活在那里寿命也要比我们长得多;他们的视觉、听觉、理智,以及其他所有能力,都远远优于我们,就好比在纯洁度方面,气优于水,以太优于气。

第 125 页

“他们也有圣地和神庙,并且真的住着诸神,还有神谕、预言、异像和所有各种与诸神面对面的交际。他们真的看见太阳、月亮、星辰,他们的其他幸福也具有相同的性质。

“这就是那个大地以及大地上的事物的性质。大地本身,在它的所有表面,有许多低洼的区域,有些比我们居住的区域还要凹得更深,地方更大,有些凹得比我们的区域深但地方较小,有些比我们的区域凹得浅,地方更大。这些地方都通过各种渠道连在一起,有些渠道较窄,有些渠道较宽,从一个盆地到另一个盆地,流动着大量的水,大量的地下河道永不止息地流动着热水和冷水,还有火,形成火河,河中还流动着许多泥沙,有些河比较清澈,有些河非常混浊,就好像西西里河在熔岩流入之前比较清澈,而熔岩本身是混浊的,熔岩流入西西里河以后,河水就变得非常混浊。由于有这些河流,某些区域就会周期性地被淹没。

“这些反复的运动是由大地内部的震荡所引起的,用一种自然的方式把震荡的力量携带出来,就像流水一样。

“这个大地有一个洞穴不仅比其他洞穴要大,而且可以从大地的一端穿透到另一端。诚如荷马所说,‘那地方远得很,是地下的深坑。’ 而在别处,他和许多诗人都称之为塔塔洛斯。 所有河流都注入这个深渊,又从那里流向各处,各自获得它所流经的区域的性质。这些河水流进流出的原因在于大量的水没有根基,大地发生的震荡使它来回流动,依附于河流的气或气息也同样,它随着液体喷发到大地的另一端,然后又返回到这一端。这就好比我们的呼吸,不停地呼出和吸入空气,而在这个事例中,伴随着流水经过会产生可怕的大风,其原因也是呼吸,是液体的震动。当水退却

①荷马:《伊利亚特》第 卷,第 行。

②塔塔洛斯( ,希腊神话中的地狱。

第 126 页

到所谓较低的区域,河水流到这些部分,充分地浇灌着这些区域时,当它从那里又以这种方式回归时,河流又充满了水,河床一满,水又会通过那些地下渠道流走,在到达那些区域时,水会分开,形成海、湖、河、泉。然后又会渗入地下,有些渗透到更加遥远的地区,有些则比较近,这样水又流空了,再次进入塔塔洛斯,有些水落得比原来深,有些水只比它喷发出去时落得较深一点儿,但总的说来,它们都会比喷发出去时落得深。有些水流到它流出时所在之处的对面,另一些则流回原来的地方,有些则在环行,就像蛇一样绕着大地行走,在它们再次喷出水流之前尽可能下降得更深一些。下降得更深一些是可能的,但不可能变换流向,因为无论河水怎么流动,塔塔洛斯的四周都是陡峭的。

“众多的大河中有四条主要的河流。最大的一条是环形河,被称作俄刻阿诺。 与之方向和流向相反的大河叫做阿刻戎 ,不仅流过其他不毛之地,而且穿越地下抵达阿刻卢西亚湖。 死者的亡灵从各处来到这里,或长或短地呆上一段时间,然后再被送出去投胎。第三条河位于这两条河之间,它的发源地燃烧着大火,形成一个比我们的大海还要巨大的湖泊,里面充满着炽热混浊的泥浆。污浊的湖水从那里流出来,在大地的内部流淌,最后来到阿刻卢西亚湖边,但没有与那里的湖水混和,而是在地下涌动多次后注入塔塔洛斯的一个较低的地方。这条河被称作皮利福来格松④,它的火流涌动着在世界各地产生熔岩。与这条河相对的是第四条河,

①俄刻阿诺( ,希腊神话中环绕大地的大洋河,亦为大洋神的名字。

②阿刻戎( ,希腊神话中的冥河,亦为摆渡亡灵去冥府的船夫之名。

③阿刻卢西亚湖 ,希腊神话中的冥间湖泊。

④皮利福来格松( ,希腊神话中的地下火河。 第 127 页

有人说,这条河发源于一个广阔的、可怕的地方,灰蒙蒙的一片,被称作斯提吉亚地区,而作为这条河的发源地的那个湖被称作斯提克斯①,堕入湖中就能获得神奇的力量。这条河在地下流淌,行进路线与皮利福来格松河相反,与阿刻卢西亚湖的另一端相会。这条河中的水也不和其他水混和,而是盘旋着在皮利福来格松河的对面落入塔塔洛斯,诗人说这条河的名字叫考西图斯。

“这就是大地及其河流的形成。当新的亡灵在它们各自的守护神的引导下抵达那里时,首先要被交付审判,无论它们生前是否过着一种善良和虔诚的生活。那些被判定为过一种中性生活的亡灵被送往阿刻戎,在那里登上那些等候它们的船只,被送往那个湖,在那里居住。在那里它们要经历涤罪,或者因为它们曾犯下的罪过而受惩罚,或者因为它们良好的行为而受奖励,每个亡灵都得到它们应得的一份。那些曾犯下大罪的亡灵被判定为不可救药,例如盗窃圣物、谋杀,以及其他类似的重罪,它们命中注定要被掷下塔塔洛斯深渊,再也不能重现。

“还有一些亡灵被判定为有罪,罪行尽管很大,但仍属可以挽救之列,例如在一时冲动之下冒犯了父母,但以后忏悔了,又比如在冲动时杀了人,以后又悔改了。这些亡灵也一定要被掷入塔塔洛斯,但被掷下去以后,在那里呆够一年,它们又会被喷出来,杀人犯落入考西图斯河,不孝者落入皮利福来格松河。它们浑身湿淋淋地经过阿刻卢西亚湖,这个时候它们大声喊叫那些被它们杀害和虐待的人的名字,请求允许它们穿过河流进入湖泊,乞求在湖中居住的亡灵能够接受它们。如果成功了,那么它们就进到湖里,它们的不幸就结束了;但若不成功,它们就会被再次冲进

①斯提克斯( ,希腊神话中围绕下界的河流,水黑难渡,此处的说法有所不同。

第 128 页

塔塔洛斯,还得从那里再次返回河中,无法解脱它们的痛苦,直到它们成功地取得了受害者的宽恕和谅解,这就是审判中给它们指定的惩罚。

“但是,那些被判定为过着一种极为虔诚生活的亡灵会得到解放,不必再被监禁在大地的这些区域,而是被送往它们在上方的纯洁的居所,住在大地的表面。这些亡灵已经通过哲学充分地涤罪,此后就能过一种无身体的生活,它们的居所甚至更加美好。这一点不太容易描述,现在也已经没有时间这样做了。但是你可以看到,西米亚斯,依据我们已经作过的描述,已经有充分的理由表明我们今生必须尽力获得良善和智慧,因为奖赏是荣耀的,希望是巨大的。

“当然了,有理性的人一定不能坚持说我所描述的情景完全是事实。但是我的描述或其他类似的描述真的解释了我们的灵魂及其将来的居所。因为我们有清楚的证据表明灵魂是不朽的,我想这既是合理的意向,又是一种值得冒险的信仰,因为这种冒险是高尚的。我们应当使用这种解释来激励我们自己的信心,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来讲这个故事的原因。

“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免除所有对自己灵魂将来命运的担忧,这就是在生前抛弃肉体的快乐与装饰,对他的目的来说,这些东西带来的损害大于好处,献身于获得知识的快乐,以此使他的灵魂不是拥有借来的美,而是拥有它自身的美,使他的灵魂拥有自制、良善、勇敢、自由、真理,使他自己适宜旅行去另一个世界。你们,西米亚斯、克贝,以及其他人,都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进行这种旅行,而对我来说,就如一位悲剧人物所说的那样,命定的时刻已经到来。换句话说,现在是我该去洗澡的时候了。我宁可在喝下毒药前洗个澡,而不愿给这个女人添麻烦,让她在我死后给我洗澡。”

苏格拉底说完这番话后,克里托说:很好,苏格拉底。但是关 第 129 页

于你的孩子或别的什么事情你还没有交待别人或告诉我。我们怎样做才会使你最高兴?”

“没有什么新的事情要说,克里托,”苏格拉底说“,只有我一直在跟你说的那些事。只要你照顾好你自己,你无论做什么都会使我高兴,而只要我照顾好我自己,我无论做什么也会使你高兴,哪怕你现在不同意我的做法。另一方面,如果你自暴自弃,不再按照我现在和过去确定下来的生活方式去做,那么无论你现在如何与我一致,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我们一定尽力按你的吩咐去做,”克里托说,但是我们该如何埋葬你呢?”

“随你们的便,”苏格拉底答道“,也就是说,只要你们能把我拎起来,而我又不从你们的手指缝里溜过去。”

苏格拉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温和地笑了,他转过脸来继续说道:我无法说服克里托,使他相信我就是坐在这里和你们交谈,仔细地整理出所有论证来的苏格拉底。他以为我是一个他将亲眼目击的临死之人,他竟然问我如何埋葬我!我花了那么长时间精心解释,当我喝下了这碗毒药的时候,我就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我要启程去天堂里的幸福之国,我想安慰你们也安慰我自己,但我的努力对他来说似乎都白费了。你们必须为我向克里托提供保证,这个保证与我在法庭受审时他向法庭提供的担保正相反。他担保我一定会留在这里,而你们必须向他保证我死了以后就不会在这里了,而是启程去别处了。这样做能帮助克里托比较容易接受这一事实,使他不会在看到我的尸体被埋葬或者在埋葬我的尸体时为我感到悲伤,就好像我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了,或者使他不会在葬礼上说躺在这里的、被抬去埋葬的是苏格拉底。相信我,亲爱的朋友克里托,错误的陈述不仅在它们的直接语境中令人不愉快,而且会对灵魂产生不好的效果。不,你必须打起精神来说你 第 130 页

埋葬的只是我的尸体,你可以随意摆布它,你认为怎样恰当就怎么做。”

1 2 3 4 5 6 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七)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