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七)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或者说有一种意见是关于它自身和其他意见的,但却没有像其他各种一般意见那样的主题?”

“肯定没有。”

“但是我们好像假定有一门学问是关于它自身和其他学问的,但却没有主题?”

“对,这是我们加以肯定了的。”

“如果这门学问真的存在,那确实太奇怪了。然而我们一定不要绝对否认存在这样一门学问的可能性,而要继续研究它是否存在。”

“你说得很对。”

“那么好吧,我们所谓的学问是关于某事物的学问,具有一种成为某事物的学问的性质。对吗?”

“对。”

“这就好比较大的事物具有一种比别的事物大的性质。对吗?”

。”

“如果这里说的别的事物被察觉为较大的,那么其他事物就是较小的。对吗?”

“肯定对。”

“如果我们能够发现某个事物比它自身和其他大的事物要大,但并不比那些其他更大的事物大,那么这个事物拥有比它自身更大或更小的性质,是吗?”

“苏格拉底,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推论。 说。

第 156 页

“或者说,如果有一种两倍是它自身或其他两倍的两倍,那么它自身或其他两倍都会成为这种两倍的一半,因为两倍与一半是相关的。对吗?,

“没错。”

“还有,比它自身大的事物也可以比它自身小,比它自身重的事物也可以比它自身轻,比它自身年老的事物也可以比它自身年轻,其他相同的事例还很多。具有与其自身相关的性质的事物也会具有它的对象的性质,我的意思是,比如,听觉如我们所说,是关于声音或声响的。这样说对吗?”

“对。,,

“那么,如果听觉能听到听觉本身,它也必须听到一个声音,除此之外不存在别的听觉方式。”

“那当然 。,

“我的杰出的朋友,视觉也一样,如果视觉能看到它本身,那么它本身也必定有颜色,因为视觉不能看到无颜色的东西。”“不能。”

“克里底亚,你注意到了吗?在我们举的几个事例中,与其本身的关系的看法是无法接受的,在其他事例中也是难以置信的,例如,体积、数量,等等,在这些事例中都是无法接受的。”“你说得很对。”

“但是在听觉和视觉的例子中,或者说在自动、自燃等等力量的事例中,这种与自身的关系被有些人当作不可信的,但其他人也许并不这样看。我的朋友,我们需要某些伟大人物来帮我们满意

①这句原文较难理解,读者可代入具体数字来辅助理解。例如,二是一的两倍,四是二的两倍,如果有一种两倍(四)是它自身(二)的两倍,那么它自身(二)就成为这种两倍(四)的一半。这里强调的是倍数关系的相对性。 第 157 页

地决定,是否没有任何事物具有与其自身而非与其他事物发生关系的内在性质,或者只与某些事物发生关系,而与其他事物不发生关系,如果存在着这样一类与自身发生关系的事物,那么被称作智慧或节制的这门学问是否被包括在这类事物中。我完全不相信自己有决定这类事情的能力。我不敢肯定这样一门关于学问的学问是否有可能存在,哪怕它毋庸置疑地存在,我也不会承认它就是智慧或节制,直到我也能看清这样的学问能否对我们有好处,因为我有这样一种印象,节制是有益的和好的。因此,卡莱克鲁斯之子,由于你坚持节制或智慧是一门关于学问的学问,也是关于缺乏学问的学问,那么首先我要请你把这样一门学问存在的可能性说出来,这是我在前面就说过的;其次,告诉我这样一门学问有什么益处。这样一来,你可能会使我感到满意,我也会认为你关于节制的看法是正确的。”

克里底亚听了这些话,明白了我的难处,就好像一个人打呵欠传染给另一个人,他似乎也被我的困难所传染而感到困难了。但由于他在坚持己见方面是出了名的,耻于当众承认无法回答我的挑战或无法解决讨论的问题,因此他就支支吾吾地试图掩饰他的困惑。

为了使论证能够继续下去,我对他说:好吧,克里底亚,如果你愿意的话,让我们假定这门学问的学问是可能的,这个假设是否正确可以放到后面去考察。如果承认它是完全可能的,那么你能告诉我这样一门学问如何使我们能够区别我们知道的事情或不知道的事情,亦即如我们所说的自我认识或智慧?”

“行,苏格拉底,”他说道“,我知道下面该怎么答。拥有这门学问或知道自己的知识的人会变得像他拥有的知识一样,这就好比拥有敏捷的人是敏捷的,拥有美的人是美的,拥有知识的人能认识。以同样的方式,拥有认识自我的知识的人会认识他自己。” 第 158 页

“我不怀疑,”我说,当一个人拥有认识自我的知识时,这样的人会认识自己,但在他拥有这样的知识时,他有什么必要知道自己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

“苏格拉底,因为它们是一回事。”

“你的解释好像很有理,”我说,但我还是像过去那样愚蠢,无法理解知道自己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与认识自己是一回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答道,我承认有一门关于学问的学问。除了在两样事物中确定一个是学问或知识,另一个不是学问和知识,它还能做些什么吗?”

“不能了,只能做这些。”

“那么拥有或缺乏关于健康的知识与拥有或缺乏关于正义的知识是一回事吗?”

“肯定不是一回事。”

“一种知识是医学,另一种知识是政治,而我们谈论的知识是纯粹的知识。”

“你说得很对。”

“如果一个人只拥有知识的知识,而没有其他进一步的关于健康和正义的知识,那么他可能只知道自己知道某些事情和拥有某些知识。我们以这个人为例也好,以其他人为例也一样。”“对。”

‘ 么这种知识或学问如何教会他知道自己知道什么呢?因为他不是通过智慧或节制来知道健康的,而是通过医学的技艺来知道健康。他从音乐的艺术中学到了和谐,从建筑的技艺中学到了建造,在这两个事例中都没有通过智慧或节制,在其他事例中也一样。”

“好像是这么回事。”

第 159 页

“那么智慧仅作为知识的知识或学问的学问,如何教他知道健康,或如何教他知道建造呢?”

“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对这些事情都一无所知的人只知道自己知道,而不知道自己知道什么吗?”

“ 。”

“那么智慧或聪明似乎并不是关于我们知道或不知道的事物的知识,而只是关于我们知道或不知道的知识,对吗?”“这个推论可想而知。”

“那么拥有这种知识的人不能确定某个说他自己知道的人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人拥有某种知识,而智慧会向他显示这种知识是什么。对吗?”

“他好像是不能确定。”

“他也不能在医学中区别庸医和真正的医生,或在别的知识中区别真正的拥有者和假冒者。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一个聪明人或其他人想区别真正的医生和假冒的医生,他该怎么做呢?他会先与他交谈医学问题,因为我们说过,医生只懂得健康和疾病。”

“ 。”

“但是这位医生对学问却一无所知,因为学问被假定为只属于智慧的领地。”

“对。”

“进一步说,由于医学是一门学问,我们必须推论他不知道关于医学的任何事情。”

“完全正确。”

“那么这位聪明人确实可以知道医生拥有某种学问或知识,当他想要发现这门学问的性质时他会提问,它的主题是什么?要区 第 160 页

分各种不同的学问不能依据它们都是学问这一事实,而要依据它们的主题的性质。这样说对吗?”

“很对。”

“医学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学问在于它拥有健康和疾病这个主题,对吗?”

‘对。”

“研究医学性质的人必须在健康和疾病中对它进行考察,它们是医学的范围,而不应该在其他外在的、不属于其范围内的事例中进行考察,对吗?”

“对。”

“如果某人想要公正地考察某个医生,看他是否真正的医生,那么他会在与此相关的事情中对他进行考察,是吗?”

“他会这样做的。”

“他会考虑,在与健康和疾病相关的问题上这位医生说的是否正确,做的是否正确,会吗?”

“他会。”

“但是任何要想进行这种考察的人都必须具有医学知识,对吗?”

“没有这种知识就无法进行这种考察。”

“根本无法进行。看起来,只有医生能够拥有这种知识,而不是聪明人拥有这种知识。要进行这种考察,一个人必须既是医生又是聪明人。”

“你说得很对。”

“那么可以肯定,如果智慧或节制只不过是一门关于学问的学问和关于缺乏学问的学 ,那么它不能够区别懂行的医生和那些并不懂行但却假冒或自认为懂行的人,在其他学问中也一样。就像其他艺术家一样,聪明的或节制的人只知道他的本行,而对于其 第 161 页

他技艺则一无所知了。”

“这很明显。”他说。

1 2 3 4 5 6 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柏拉图的经典对话录(七)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