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技术贴,写小说之前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无论你是不是新手,小说主要主攻两个方面:
第一,语言文字的造诣。
我们现在很多人一见面就说:“我是写小说的。”、“你来看看我写的这篇小说”,事实上在我看来,很多人并没在写小说,他们写的仅仅是一个故事罢了。小说应该有小说的语言,他的调子既有别于散文,也有别于故事,一个常年看小说、写小说的人,拿起一篇小说一看,基本上就知道此人的文字功底怎样了。
不过作者的提问貌似不在于此,所以在此不详谈。
第二,故事安排的技巧。
比起过去我们看一本小说,现在我们更注重小说的故事的安排,我们很多读者,比起语言文字的技巧,他们更喜欢看故事的起承转折。

纯新手,有过几次短暂创作,完全是凭着一股子热血去的,没了后劲,也就都太监了(´Д`),

正如作者所言,我们大多数人,在创作一个故事的时候,都是凭着创作的冲动,到了后面,没了冲动和激情,就不知道怎么继续了。钱钟书说:“年轻的时候,我总把自己的创作冲动当作了创作的才能。”
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天生的小说天才,他们天生就会讲故事,不用去受什么专业的培训,诸如金庸之类,起笔就能就写成一个个精彩绝伦、令人称赞的故事。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他们是没有这种才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要就此埋没,我认为绝大多数的人的才能都如同宝藏,埋在地底下,需要开采,经过培训以后,都能或多或少地把这些才能开发出来。
即使是金庸本人,如果不是当年他的主编叫他写个故事来凑报纸的版面,他也不会发掘自己的才能,从他过往的小说来看,以他早期的作品,比起他后来的作品,也是显得略为稚嫩。
再回到题主的问题上来:

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我认为作为一个要励志成为小说家的人,应该从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就养成思考的好习惯:看到一个故事、一本小说、一场电影,就要去思考几个问题:为什么这样写?这样设计的好处是什么?他的结构是怎样?是否可以进行复制、再创作?
总体而言,他需要经过三个思维过程:

我们不能总是想着通过一时的激情来支撑一件长期的事情,将偶发性思维转变为习惯性思维,这是一个写作者需要长期做的工作。若要长期创作,必须要经过这三个步骤,将别人的故事,转化为自己创作的源泉。
通常而言,普通人就看到第一个步骤:抽象故事,看完就完事了。很少人会去想第二步和第三步,当然,他们也没这个必要,但是作为一个要写出故事的人,我认为必须经过后两个过程。
我们看到很多人,他就是多写多读,未必经历这个过程。但我私以为,他们都在潜移默化地经历着这个过程,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表达出来这个过程,这是过去我们所有创意写作书的弊端。
光说太抽象,下面我举一个例子,你就知道整个的思维过程是怎样的:
自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一电影热播以后,回忆青春类的电影在市场上大大兴起。最近我在看《情书》(导演: 岩井俊二)这部电影的时候,脑袋中总是在想一个问题:这部电影既没有像咱们国产电影一样,来一段对青春的感悟旁白,也没有大家长大,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场面,为何会一样有对青春转瞬即逝的感伤?

当时我脑袋中出现的画面如下,一个巨大的问号挂在眼前:

首先,青春的美要归功于这部电影有大量唯美的画面,比如,藤井树(男)侧身站在图书馆,窗帘拂过的画面。藤井树(女)一边在摇着脚踏车,藤井树(男)一边站在车灯下看试卷的画面,在此不一一提及,我们只谈小说剧情相关。

想来想去,我想能营造出这种“青春转瞬即逝”的气氛便是贯穿整部剧的一个主题:我爱的人不爱我。在这整个故事里面,渡边博子不爱秋叶茂,藤井树(男)不爱博子,尽管他们都是恋人。他们都有相吻相拥,但是他们却并不爱对方,每个人都不能被自己爱的人所爱,不能得到相爱人的心,这正是人生的遗憾所在,也是人生最大的孤独。可以说,这种悲伤而孤独的气氛贯穿着整个电影,通过对的关系图我们可以看清楚一个大概:

接下来的剧情,整个故事基本上围绕着藤井树(男)为什么不爱渡边博子而展开:哦,原来,藤井树(男)爱的是一个和渡边博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的名字也叫藤井树(女)。由此而展开了整个故事的主干:两个藤井树之间单纯爱恋故事,如下图:

通过这个图,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故事的主干: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爱恋故事,但是,经过作者的铺垫和精心布置,使得整个故事变得扑朔迷离,甚至有趣。

作者为了讲述好整个故事,用了许多讲故事的手法:比如,为了引出这个藤井树(女),作者岩井俊二还弄了一个煞费苦心的开头——渡边博子寄信去藤井树在小樽市读书时的地址,结果没想到居然有人回了,这个人正是藤井树(男)所喜欢的那个女生——一个性别为女的藤井树,故事由此从两人的通信展开。不过这些无关我们讨论的主题,在此不深入讨论。

比如藤井树(女)在多年之后,回到母校帮渡边博子拍照片的时候,在老师的带领下进入图书馆,透过图书馆里师妹的口,她才知道:藤井树(男)当年一本一本地借书,并不是写的自己的名字,而是一起有相同名字的她本人。

还比如,借由师妹的手,她在当年藤井树(男)的还给她的借阅条的背面,发现了当年藤井树(男)画的她的画像。

这些都和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无关,暂不详说。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将一个故事层层剥离,看到他的真实的面目时,将是何等的无趣。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每一个看似精巧的故事结构,都是由一个个小的故事串联而成的。但是,这并不是我写这篇文章想表达的真正主题,我想表达的是:当一个小说的作者,他有了一个想法的时候,他应该怎样去把这个想法变成一个故事?比如像《情书》这部电影,让我们再次回到故事的起点:

于是可以进一步构想,我想设置三个人物,A不爱B,B不爱C,然而C爱着B,B爱着A,大概人物关系如下:

列好这个图以后,下一步一定想的是,为什么A和B是恋人关系,A却不爱B?而又是为什么,当B和C是恋人关系时,B却不爱C?

我们在此可以注意得到,科普文在解释一个问题的时候,用的是一大段注释。事实上,一篇小说又何尝不是在解释。只是他采取的是讲故事的方式,因此,看故事的人便不觉得那么枯燥无味了。

一般我们都认为,所谓恋人关系,肯定是互相相爱。而在这个故事的模型中,出现了单恋的状态,下面我们便一定要诞生出两个故事,来解释这个特殊的原因了。

我画这个流程图,只为说明一个道理:当我们脑袋中仅有一个概念时,我们怎样来构建一个故事,他是有层层的因果关系的?在这个思考当中,我们的思考过程又是如何?

也就是说,一个故事很可能是被动地显现出来的,而不一定是你的脑袋中,一开始就会有一个好的故事。当然,这是我本人的一些关于构架故事的想法,并不代表着作者本人就是这样构架整个故事的。

以上介绍的是一种故事被动出现的情况:即为了解释一个原由,故事被动的被制造。当然,在小说中,也有先制造出结果,然后再想着怎样解释的过程的例子,这种情况,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里比比皆是。

比如,在《笑傲江湖》里令狐冲中了封不平一掌,尔后又被桃谷六仙注入真气导致了内力尽失,在这种情况下,在破庙被人团团围住的时候,居然一人打败了15个高手,刺瞎了30双眼睛。

首先,这15个人的武功并不弱,金庸先生在小说中是这样描述这15位高手的:

那人哈哈大笑,其余十四人也都跟着大笑,笑声从旷野中远远传了开去,声音洪亮,显然每一个人都是内功不弱。令狐冲暗暗吃惊:“今晚又遇上了劲敌,这一十五个人看来人人都是好手,却不知是甚么来头?”

出奇的是,令狐冲竟然一人赢了那15人,金庸先生又是这样解释的:

令狐冲缓缓转身,只见这一十五人三十只眼睛在面幕洞孔间炯炯生光,便如是一对对猛兽的眼睛,充满了凶恶残忍之意。突然之间,他心中如电光石火般闪过了一个念头:“独孤九剑第七剑‘破箭式’专破暗器。任凭敌人千箭万弩射将过来,或是数十人以各种各样暗器同时攒射,只须使出这一招,便能将千百件暗器同时击落。”

只听得那蒙面老者道:“大伙儿齐上,乱刀分尸!”令狐冲更无余暇再想,长剑倏出,使出“独孤九剑”的“破箭式”,剑尖颤动,向十五人的眼睛点去。只听得“啊!”“哎唷!”“啊哟!”惨呼声不绝,跟着叮当、呛啷、乒乓,诸般兵刃纷纷堕地。十五名蒙面客的三十只眼睛,在一瞬之间被令狐冲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尽数刺中。独孤九剑“破箭式”那一招击打千百件暗器,千点万点,本有先后之别,但出剑实在太快,便如同时发出一般。这路剑招须得每刺皆中,只稍疏漏了一刺,敌人的暗器便射中了自己。令狐冲这一式本未练熟,但刺人缓缓移近的眼珠,毕竟远较击打纷纷攒落的暗器为易,刺出三十剑,三十剑便刺中了三十只眼睛。他一刺之后,立即从人丛中冲出,左手扶住了门框,脸色惨白,身子摇凭,跟着“当”的一声响,手中长剑落地。但见那十五名蒙面客各以双手按住眼睛,手指缝中不住渗出鲜血。有的蹲在地下,有的大声号叫,更有的在泥泞中滚来滚去。十五名蒙面客眼前突然漆黑,又觉疼痛难当,惊骇之下,只知按住眼睛,大声呼号,若能稍一镇定,继续群起而攻,令狐冲非给十五人的兵刃斩成肉酱不可。但任他武功再高,蓦然间双目被人刺瞎,又如何镇定得下来?又怎能继续向敌人进攻?这一十五人便似没头苍蝇一般,乱闯乱走,不知如何是好。令狐冲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一击成功,大喜过望,但看到这十五人的惨状,却不禁又是害怕,又是恻然生悯。

现在,我们将这两段单独摘出来,就会发现事实上解释起来是有些牵强的。好在中间还夹杂了很多文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恐怕早就将这15个人都是高手的事实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还比如在《天龙八部》之中,段誉本只是个书呆子,并不懂得武功,后来由于机缘偶遇,在无量洞里学习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已经到了很神奇的地步,多次让他在险境中化险为夷,比如段誉在曼陀山庄里救王语嫣的一段:

段誉见事情紧急,张开双手,拦住她去路,笑道:“你放了小姐,再去请问夫人,岂不是好?你是下人,得罪了小姐,终究不妙。”严妈妈眯着一双小眼,侧过了头,说道:“你这小子很有点不妥。”一翻手便抓住了段誉的手腕,将他拖到铁柱边,扳动机括,喀的一声,铁柱中伸出钢环,也圈住了他腰。

段誉大急,伸右手牢牢抓住她左手手腕,死也不放。严妈妈一给他抓住,立觉体中内力源源不断外泄,说不出的难受,怒喝:“放开手!”她一出声呼喝,内力外泄更加快了,猛力挣扎,脱不开段誉的掌握,心下大骇,叫道:“臭小子……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段誉和她丑陋的脸孔相对,其间相距不过数寸。他背心给铁柱顶住了,脑袋无法后仰,眼见她既黄且脏的利齿似乎便要来咬自己的咽喉,又是害怕,又想作呕,但知此刻千钧一发,要是放脱了她,王语嫣固受重责,自己与朱碧二女更将性命不保,只有闭上眼睛不去瞧她。

严妈妈道:“你……你放下放我?”语声已有气无力。段誉最初吸取无量剑七弟子的内力需时甚久,其后更得了不少高手的部分内力,他内力愈强,北冥神功的吸力也就愈大,这

时再吸严妈妈的内力,那只片刻之功。严妈妈虽然凶悍,内力却颇有限,不到一盏茶时分,已然神情委顿,只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放……开我,放……放……放手……”

段誉道:“你开机括先放我啊。”严妈妈道:“是,是!”蹲下身来,伸出右手去拨动藏在桌子底下的机括,喀的一声,圈在段誉腰间的钢环缩了回去。段誉指着王语嫣和朱碧二女,命她立即放人。

严妈妈伸手去扳扣住王语嫣的机括,扳了一阵,竟纹丝不动。段誉怒道:“你还不快放了小姐?”

严妈妈愁眉苦脸的道:“我……我半分力气也没有了。”

段誉伸手到桌子底下,摸到了机钮,用力一扳,喀的一声,圈在王语嫣腰间的钢环缓缓缩进铁柱之中。段誉大喜,但右手兀自不敢就此松开严妈妈的手腕,拾起地下长刀,挑断

了缚在阿碧手上的麻绳。

对于段誉无故吸人内力的情节,小说里还有描写好几处。仿佛段誉的手上有能识别人的机关一样,碰到不喜欢的人,那内力便无端端地吸没了,而碰上喜欢的人,如王语嫣,便可以控制好不吸内力。好在小说并不是研究科学,读者并不去深究,不过是看完图个乐就行了。

不过无论如何,作为小说的作者,他的目的是达到了,而且让读者看起来,也说得通。

你肯定会问我:你怎么知道金庸是事先想好结果,然后再来这么一段话来解释为什么会导致的那个结果的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对于金庸来说,故事里的主角是不能死的,主角死了,他的故事就没法再讲下去了。

我想如果你在提笔写小说之前,能每次都做好这样的功课,并且把你的小说结构列出来,对于你来说,写篇小说绝非难事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对于新手来讲,写小说要做好哪些准备? 技术贴,写小说之前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