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夜”的描写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月夜

云团缓缓地移动着,被吞没了多时的满月一下子跳了出来,像一个刚出炼炉的金盘,辉煌灿烂,金光耀眼,把整个大地都照得亮堂堂的,荷叶上的青蛙,草丛里的蚂蚱和树枝上的小鸟,都被这突然降临的光明惊醒,欢呼、跳跃,高声鸣唱起来。

王梓夫《幸福你在哪里?》

湖水静静地横在下面。水底现出一个蓝天和一轮皓月。天空嵌着鱼鳞似的一片一片的白云。水面浮起一道月光,月光不停地流动。对面是繁密的绿树,树后隐约地现出来假山狠脊。这一切都静静地睡了。树丛中只露出几点星子似的灯光。湖水载着月光向前流去。但是琴的眼光被拦住了:两边高的山石遮掩了湖水,仿佛那里就是湖水的界限。

巴金《秋》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彩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朱自清《荷塘月色》

夜,太静了,而且月光又像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一样,在树叶上,廊柱上,藤椅的扶手上,人的脸上,闪现出一种庄严而圣洁的光。海似乎也睡着了,我听到轻柔的浪花拍在沙滩上的微语。

刘白羽《海天夜话》

新月从地平线升起,朝着拉都果茨区移动;寥寥的一两颗星星,正同留连不去的残昼争夺领空。渐趋于沉寂的都市,此刻闪耀着煤气灯的灯光。

(瑞典)斯特林堡《红房间》

安德来公爵起来了,走到窗前去开窗子。他一打开窗子,月光就射进了房里,好像它是早就在窗外守候着的。他打开窗子。夜是清凉、寂静、明亮的。正在窗子前面,有一排剪顶的树,一边是黑暗的,一边是银色的明亮的。在树下是某种多汁的、潮湿的、枝叶繁茂的植物,它的叶子和茎干有些地方是银色的。在黑暗的树那边稍远的地方,是一个有露水闪光的屋顶,右边是一株枝叶茂盛的大树,它的枝干是明亮发白的,在它上面,在晶莹的,几乎无星的,春季的天空中,是一轮几乎团@的明月。

(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那时月亮经过子午线。木星升起在东方。在这和平的大自然中间,天空和海洋彼此竞赛安静,大海给黑夜的月轮当作一座最美丽的明镜,恐怕这座明镜从没有这样美的把月亮的影子照出来呢。

(法)儒勒·凡尔纳《海底两万里》

星夜

晚上没有月,星是极稠密的。十一点后人动了,四周真寂静啊,恐怕是个绣花针儿落在地上也可以听得出声音。黑洞的天空中点缀着的繁星,其间有堆不知叫作什么名字,手扯手作成了个大圆圈,看上去同项圈上嵌的一颗一颗的明珠宝石相仿佛。我此刻真不能睡了,我披衣下床来到窗前呆呆的对天空望着。历乱的星火,沉寂的夜景,假如加上个如眉的新月,不和去年冬天我们游中央公园那夜的景色一般吗?

冯沅君《隔绝》

雨夜

雨声突然急骤起来。从院里直到街里,连成了一片水塘,绵密而有力的雨点落下来,在水面上砸出无数开花的、僧帽形的水泡。黑沉沉的雨夜,不时有电闪一亮,那都是不太耀眼的、没有雷声的闪电,每亮一次,雨声就更急一些,后来,完全变成一片无法分出节奏的哇哇的声音了。

鲍昌《庚子风云》

风一阵阵地吹得树叶簌簌作响,不时在细长的树干丛里,旋转着林荫道上潮润的树叶。下着雨,——不是雨,而是蒙蒙的细雨,——头顶上笼罩着漆黑的、朦胧的天空,但是在这片朦胧后面似乎仍然有着月亮或是星星,一簇簇的树木也好像是一个个朦胧的黑点,它们的潮润的边缘和天空融成一片,仿佛是溶化在天空里。

(苏)法捷耶夫《青年近卫军》

天气很糟,正在下着阴冷的细雨,泥泞的大地被黑暗严密地包缠着。时不时的,从什么地方刮来一阵风;它在树枝中间柔声的叹息,搅得房顶上的湿草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惹出许多别的不愉快的声音来,用叹息和所合成的悲惨音乐打破了夜间那种抑郁的沉静。

(苏)高尔基《滚来滚去的石头》

黑夜

远山、近树、丛林、土丘,全都蒙蒙胧胧,像是罩上了头纱。黑夜并不是千般一律的黑,山树林岗各有不同的颜色;有墨黑、浓黑、浅黑、淡黑,还有像银子似的泛着黑灰色,很像中国丹青画那样浓淡相宜。所有这一切都不是静的,都像在神秘地飘游着,随着行人移动,朝着行人靠拢。

浩然《艳阳天》

夜色昏暗,月亮在天上,却不知躲在哪里,因为这位狄亚娜小姐(希腊罗马神话里的月亮神)有时溜到地球的那一边去逛,害得这里群山黑魆魆,大野阴沉沉。

(西)塞万提斯《堂·吉诃德》

深夜

夜已深沉,帐幕外面传进来草虫的微吟,和枣红马不安的踢蹄声。夜深中的草原是更加的静寂了,大熊星已经斜落在天边。野兔河的流声更清晰,像是野鬼在长哭,月亮用惨白的脸色探进帐幕里来。在这静夜中,就是连那飞划在半空的殒星,也能听出它飞落时的咝咝声。

碧野《乌兰不浪的夜祭》

夜深了。

墨蓝墨蓝的天,像经清澈清澈的水洗涤过,水灵灵,洁净净,既柔和,又庄严;没有月亮,没有游云,万里一碧的苍穹,只有闪闪烁烁的星星,宛若无边的蓝缎上的洒印着数不清的碎玉小花儿。

江边的沼泽里,青蛙偃息了鼓噪声,迷在水草根下打盹儿,三盹两盹睡熟了。静得出奇的校园内,朦胧,迷茫,怪神秘的,像一个死去的梦。不知什么时候,花枝草茎下,不甘寂寞的蟋蟀,抖擞精神、亮开嗓门唱起来,然而,蟋蟀的歌声太弱小了,小得像一绺纤细的茅草,摇摇晃晃,可怜巴巴地支撑着偌大个夜的世界。

夜凉,轻轻地飘洒着;露水,悄悄地凝聚着。在迟欣丽被常杰甩掉的那个地方,那株小白杨树繁茂阔大的桃心形叶子上,这时全挂上了露珠珠儿。露珠儿渐渐大,渐渐圆,蓦地,一滴,滚落下去,又一滴,扑嗒,扑嗒……

刘亚舟《幸运儿》

深夜的寂静中,她轻快的步子在院子里发着回声。天上无数的星辰在无限的寂静中闪耀着。院子里一所所房屋的坚硬的方形轮廓,背着寒冷皎洁的天空,清楚地显现出来。户外的景象丝毫不怜悯她心里的烦恼。一切都是那么沉寂、静止、冷酷!这阂现在在写作的这一个乡间的可爱的夜景完全不同:这里远远可以望见地平线在月光下变得柔和而曲折,近处的树木在晚风中前后摇曳,几乎像是人的动作一样;微风在树枝间抚弄,奏起音乐来,仿佛对怀着满腔心事不能入眠的困倦的人们说着抚慰的话。像这一种夜间的景色和声音,才能催眠着痛苦和烦恼,叫它们好好地安睡。

(英)盖斯凯尔夫人《玛丽·巴顿》

静夜

夜,静得瘆人。深秋的夜风,像剃头刀儿一样扫荡着这黑沉沉、死寂寂的百里大洼。月亮像半张死人的脸,冷光熹微,根本刺不透沉沉夜幕。

蒋子龙《燕赵悲歌》

快要落下去的月亮还在黑黝黝的森林边缘绝望地徘徊,河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没有一丝风息,然而树梢微微摆动,林荫道旁的树木和恍如幽灵的雕像在其间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喷泉吐水,沙沙声十分奇妙地穿过广阔寂静的夜。

(德)艾兴多夫《迪兰德左堡》

礼拜房、无花果树、水车、小河、田野……宇宙的一切,都笼罩在暗蓝色的夜幕里。

万籁俱寂,没有一丝声息。只有鱼儿不时跃起,细细的尾鳍拍击着水面,伴着田野里响起的单调的蛙鸣。除此之外,旷野里一片寂静,郁热闷人。只听见村里微弱的犬吠远远传来,再就是我自己心脏的跳动和呼吸以及娲赛发安静的喘息声。

(埃及)阿卜杜·拉赫曼·谢尔卡维《土地》

春夜

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山,隐隐约约,像云,又像海上的岛屿,仿佛为了召唤夜航的船只,不时地闪亮起一点两点嫣红的火光。

吴强《红日》

五月的夜风,飘着道边槐花的清芬,轻轻地吹拂着路人的面颊与发鬓;吹拂着人们的胸襟,温柔的慰抚,犹如慈母的双手。

梅阡《春夜》

没有灯光,但是夜晚相当亮。月光在栏杆外假山上面涂抹了几处。天井里种了一片杜鹃花,跟着一阵微风在阴暗中摇动。四周静得连草动的声音也仿佛听得见。一切景物都默默地躺在半明半暗里,半清晰,半模糊,不像在白昼里那样地具体了。空气里充满了一种细微的但又是醉人的夜的芳香。春夜是柔和的。巴金《春》

那天晚上月色很好,流萤在地面上的雾里闪耀,在我们那离威明顿一英里的小屋后边,一只反舌鸟在不停地唱。我们每次醒来时都听到它的歌声。此次北行,我们曾错过了听这种鸟春啼的季节,这时才听到了。印象是难忘的,月光映着淀,林树一片暗影,空气中回荡着香味,无数的流萤闪耀着一线线绿光,一只看不见的鸟在尽情歌唱。

(美)艾温·威·蒂尔《春满北国》

夏夜

夜,挟着凉爽的微风,吹过滴着露珠的高粱叶,吹过哗哗作响的白杨树,吹过闪着光亮的河水,也吹过浑身发热的林道静俊美的面颊……。多么美丽的夏夜呵,晶莹的星星在无际的灰蒙蒙的天宇上闪烁着动人的光芒,蝈蝈、蟋蟀和没有睡觉的青蛙、知了,在草丛中、池塘边、树隙上轻轻唱出抒情的歌曲。而辽阔的田野在静穆的沉睡中,那碧绿的庄稼,那潺潺流动的小河,那弯曲的伸展在黑夜中的土道,那发散着馨香气味的野花和树叶,那浓郁而又清新醉人的空气,再加上这传奇式的革命斗争的生活,都在这不寻常的夜里显得分外迷人,分外给人一种美的感受。

杨沫《青春之歌》

他靠纱窗望出去,满天的星又密又忙,它们声息全无,而看来只觉得天上热闹。一梳月亮像形容未长成的女孩子,但见人已不羞缩,光明和轮廓都清新刻露,渐渐可烘衬夜景。小园草地里的小虫琐琐屑屑地在夜谈。不知哪里的蛙群齐心协力地干号,像声浪给火煮得发沸。几星莹火优游来去,不像飞行,像在厚密的空气里漂浮;月光不到的阴黑处,一点萤火忽明,像夏夜的一只微绿的小眼睛。

钱钟书《围城》

夏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的、阵阵的吹着,除了偶然一声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

杨沫《青春之歌》

五月的晚上又暖和,又幽静,江风带着茉莉花的清香,吹得人懒懒地打瞌睡。天空又柔软,又安宁,闪着光,好像一幅黑缎子一样。

欧阳山《三家巷》

秋夜

秋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茂密无边的高粱、玉米、谷子地里,此唱彼应地响着秋虫的唧令声,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吹地翁像断断续续吹着寒茄。柳树在路边静静地垂着枝条,荫影罩着蜿蜒的野草丛丛的小路。

雪克《战斗的青春》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朦朦胧胧,如同坠入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火一样的清光,冲洗着柔和的秋夜。

刘澍德《拔旗》

时光不停地向前流去。天气渐渐地凉爽起来。吵人的蝉声被秋风吹散了。代替它的是晚间阶下石板缝里蟋蟀的哀鸣。

巴金《春》

湛蓝色的天空中,星光开始闪烁,风夹着寒意吹来,空气中充满了山野的气息。清风过处,枝头摇曳,草儿像波浪一样起伏。他们沿着夹在两排白杨树中间的小路,来到圣母院跟前。一只脑袋像是长错位置的小猫头鹰,停在松树的枝头上,一动不动地、腆着脸好奇地看着他们。当见到那些不速之客越走越近时,便迅速展翅飞走了。夜幕四合,晚风愈加凉爽,空气中的香味愈加浓郁,原野陷落了凄迷的梦乡。过了一会儿,响起一阵清脆的钟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西)巴罗哈《种族》

冬夜

夜风使山谷呼啸,使松林发出海潮似的吼声,茂草、枯枝都摇曳颤抖,互相击碰摩擦,不断地吐着萧骚的。几片飞舞着的落叶轻轻地飘在普洛美休士的头上,但马上又不知滚落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初冬的夜,寒风正酿制着严霜,准备给那即将到来的明晨妆饰。聂绀弩《第一把火》

由于地理位置,这里冬天日照时间很短,加上天色阴晦,虽然还不到下午五点钟,就已经是暮色苍茫的黄昏了。这一带农村以畜牧业为主,夜幕笼罩下,辽阔的牧场绿很深沉,像安眠的大海一样。间或有一丛丛不大的树林子,黑黝黝地,宛如飘浮在海面上的几星孤岛。人家很少,单门独户地,虽然挂灯结彩,装扮一新,但在空旷的原野上,仍不免显得有些孤寂冷清。不知谁家的孩子在燃放爆竹和烟火,一声钝响,几簇礼花,倒给这静谧的圣诞节之夜平空增添了不少的生气……

顾炯《圣诞节之夜》

夜里,天稍晴些了,冷清清的明月挂在天空,湖面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寒风任意地扫着满湖的枯草梗,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湖水在枯草丛里微微低语,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只水鸭的扑翅声,使月夜的湖面更显得寂静和冷清。一只渔船像梭一样的驶进较深一些的枯草丛里,惊起了一群水鸭飞起。渔船停下了。

知侠《铁道游击队》

昏暗的夜

夜色的昏沉黑暗,和举行葬礼的时候一样地凄惨。整个的自然界都好像穿着丧服。月亮和星星,都叫乌云和密雨遮得一点儿也不透,好像它们都完全消灭了的一般。

(英)哈代《还乡》

悲伤的夜

夜死了,电灯光也死了。黑暗统治着这所大公馆。电灯光死去时发出的凄惨的叫声还在空中荡漾,虽然声音很低,却是无所不在,连屋角里也似乎有极其耽的哭泣。欢乐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是悲泣的时候了。

巴金《家》

园林月夜

夜里,圆月当空。山区的月夜是如此宁静。圆月的清辉泻满园林,夜风轻吹,四周的果园微微闪着千点万点绿光。

碧野《武当山记》

湖上月夜

月夜在湖上别有一番情调。湖西岸有一座筑有钟亭的小山,山侧有树木、草地和一条小路。月光在这儿,多少有些局促。循小路转过山角,眼前忽然一亮,只见月色照得一片通明,水面似乎比白天宽阔了许多,水波载着月光不知流向何方……行近岸边,长长的柳丝摇曳着月色湖光。水的银光下是挺拔的塔影,天的银光下是挺拔的塔身。湖中心的小岛蓊蓊郁郁,显得既飘渺又实在。

宗璞《湖光塔影》

庭院夜景

那真的是一个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那样的夜晚。圆月悬在房子上,在我们后面,所以看不见,一半屋影,柱影,露台遮檐的影子缩小地斜躺在铺沙的小径上和椭圆形的草场上。其余的地方是明亮的,充溢着在银露上闪烁的月光。大利牡丹与支架的斜影横过花床之间的宽道,清新而凉爽,亮着璀灿的石子,伸到朦胧的远处。树下的桔圆亮玻璃的屋顶可以看见,从山峡升起了缥渺的雾气。幽静的紫丁香丛,花还没有开,沉浸在月光当中。所有的花,露水沾湿了的,彼此可以分得利落。光与影在蹊径上那样混在一起,好像不是树与路组成的,而是晃来晃去的透明的房屋。

(俄)列夫·托尔斯泰《家庭幸福》

漓江夜景

这时候,天空像湿墨渲染过似的,兀立前面的大山,像个巨人,把它的头夜空;而它的肩膀上,扛着几颗明亮的星星。眼前的漓水,像黑色的绸缎,发出幽暗的亮光。偶然一声鱼跃,冲破江夜的寂静,接着又陷入无边的静谧。侧耳细听,远处浅滩的流水声,隐约可闻。

陈淼《漓江春雨》

山城夜景

呈现在我眼前的,确是一幅奇景。无边无际的灯海,从山脚下,一直延伸到遥远,遥远。分不清哪是市区,哪是北碚;哪是嘉陵江,哪是长江。但见有些灯光,结成一团,成为一个巨大的灯球;有些灯光,联在一起,像是一条狭长的银链;有些灯光,则是若断若续,似明似暗飘荡着,似有无限诗情,无限画意。

徐开垒《山城雾》

故宫夜景

啊,一弯新月划过了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这光仿佛是黄色的火焰,悄悄地熔化了故宫这块沉重的铅石,使它变成一片海,但却水波不兴,声息暗哑,没有自己的呼吸,似乎也不容纳别人的生命,只映着月的光辉和倩影。弯月宛如一叶小舟,翘着尖尖的船头,在深夜的静湖中划行,给我送来一片情思。

郭建英《故宫神思》

首都节日夜景

盛大的节日之夜,像海水满潮似的,这座灯光之海也涌起高潮了。平时的高脚杆街灯,十几盏一簇,只亮了一部分的,这时全都亮了。许多巨大建筑,用灯串或者霓虹灯管构成的线条映亮了整座房屋。这时,一个童话般的境界就涌现啦。天安门的双层大屋顶镶上金边了,城楼上八盏大红宫灯都亮了。远远近近,新华门、电报大楼、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北京饭店、中国银行总管理处……这些地方都是特别漂亮的。在夜空里,它们仿佛都用金珠银珠镶了起来,现出了庄严雄伟的轮廓。有的像是宫殿,有的像是皇冠,有的像是闪光的崖壁。我们孩提时代听过的童话所描绘的景物,这时突然实实在在出现于地面之上。

秦牧《长街灯语》

风雨之夜

入夜,天空像劈裂开了,暴雨打裂口直泻,台风每小时以上二十六里的速度,袭击这海岛。

海喧叫着,掀起的浪遮住了半个天,向海岸猛扑,“哗啦!哗啦!”直要把这海岛的心脏给撞碎似的。

大风把电线杆刮断,全市的电灯熄灭。黑暗中的海岛就像惊涛骇浪里的船一样。远处有被风吹断的哭声……

高云览《小城春秋》

海滨之夜

夜来了,这是海滨一个静寂的夏夜。

海水静静地睡着,只有些微的鼾声打破了夜的单调。灯塔里的微光在黑暗的水面上轻轻地颤抖,显得太没有力量了。离海有里多路远,便是荒凉的街市。在夜晚街上更静了。虽然是在夏天,但这里的夜晚从来就很凉爽:海风微微吹着,把日间的热气都驱散了,让那些白日里忙碌奔波的人安静地睡下来。也有些人不忍辜负这凉爽的夜,便把椅子摆在门前,和邻居们闲谈他们生活里的种种事情,而最引起他们注意的便是那所新式建筑的海滨旅馆。

这四层的洋楼孤零零地高耸在那些邻近的简陋的矮屋上面,显然是位置在不适宜的地方。它骄傲地俯瞰着那些矮屋,而且以它的富丽的装饰、阔绰的住客狠前的花园向它们夸耀。

巴金《雾·雨·电》

草原之夜

茫茫草原被夜的黑幕遮盖住了。山岭、河流和树木,连一点轮廓也显现不出来。夜风在空荡的大地上呜咽,既悲怆,又凄凉!

玛拉沁夫《茫茫的草原》

整个草原沉浸在静夜中。如果这时你披上一件皮衣走出蒙古包,在月光下或者繁星下,你就可以朦胧地看见牧群在夜的草原上轻轻地游荡,夜的草原是这么宁静而安详,只有漫流的溪水声引起你对这大自然的遐想。

碧野《天山景物记》

夜色在增长,在加浓,夜充满了奇异的、轻柔的声音。草原上鼠凄凉地吱吱叫着,葡萄藤的绿叶丛中响起了蟋蟀的玻璃一样的颤声;树叶在叹息,在窃窃私语;一轮血红色的满月现在变成苍白色了,它离地越高,就显得越苍白,而且越来越多地把大量的浅蓝色暗雾倾注在草原上……

(苏)高尔基《伊则吉尔老婆子》

山林之夜

南国的山林之夜是非常优美的,缥渺的月光,静静地倾泻在荔枝林和山谷里,好像把一切都溶解在乳白色的月光中。山间的溪流淙淙直响,好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歌唱。浓雾在降着,并不使人感到春夜的寒冷。

哈华《养蜂老爹》

在二楼临近深谷的卧室,满窗的山风,满窗的烟岚。我探首窗外,仰不见星斗,俯不见谷底,而对岸尽入苍茫。这就是我所习见的雾社之夜。

陈天岚《山山水水·烟笼雾社》

圣诞节之夜

晚会结束时,夜已深了。这时大家才发现,地上已经一片皆白,空中飘着大雪。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夜,但年轻人热情的笑语似乎把寒意驱散了。城市已经披上了节日的盛装,街道上空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彩旗,商店橱窗里灯火辉煌,霓虹灯广告放射出炫目的光芒。一些人家的庭院里也放上了系着彩带的圣诞树,点缀着繁星般的亮灯,与绿枝上的积雪交相辉映。这都市的夜晚在我眼前呈现出一种陌生的繁荣,但真正打动我心弦的却是年轻人精神的闪光。

顾炯《新年晚会》

山中虽不大记得日月,而圣诞的观念,却充满在同院二十二个女孩的心中。二十四夜在楼前雪地中间的一颗松树上,结些灯彩,树巅一颗大星星,树下更挂着许多小的。那夜我照常卧在廊下,只有十二点钟光景,忽然柔婉的圣诞歌声,沉沉的将我从浓睡中引将出来。开眼一看,天上是月,地下是雪,中间一颗大灯星,和一个猛醒的人。这一切完全了一个透澈晶莹的世界!想起一千九百二十三年前,一个纯洁的婴孩,今夜出世,似他的完全的爱,似他的完全的牺牲,这个澈底光明柔洁的夜,原只是为他而有的。

冰心《寄小读者——通讯十一》

俄罗斯之夜

九点半钟时,罗亭已经在花亭里了。小小的星星从遥远的、苍白的天空深处刚刚闪现;在西方,还留着残霞——在那里,地平线显得更清楚更明晰了;半圆的月亮从一株如泣如诉的白杨树的黑网里露出了金黄色的脸。其它的树木好似狰狞的巨人站着,枝叶上的罅隙好像几千百双小眼睛,或者错叠成一堆堆浓密的黑影。没有一片树叶颤动;紫丁香和刺槐树的最高枝在温暖的空气中向上伸展着,好像在谛听什么。附近的房屋成了一团黑影;从点着灯火的长窗里露出来一条条的红光。这是温柔而寂静的夜,但在这寂静里却微微感到有一种压抑的热情的叹息。

(俄)屠格涅夫《罗亭》

他就又在门廊上坐下,吸着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的桦树嫩叶的浓烈香气,久久地瞧着漆黑的花园,谛听磨坊的流水声和夜莺的鸣叫声,另外还有一只什么鸟在门廊附近的灌木丛中发出单调的呼哨声。管家的窗子里,灯光熄了。东边,在谷仓的后面,初升的月亮射出万道银光。天空的闪电越来越亮,照着百花盛开、郁郁葱葱的花园和破败的正房。远处响起了雷声、天空有三分之一布满了乌黑的雨云。夜莺和别的鸟停止了歌唱。磨坊哗哗的流水声中,夹杂着鹅的嘎嘎叫声,然后村子里和管家的院子里,醒得早的公鸡纷纷啼起来,遇到天气炎热而有雷雨的夜晚公鸡照例是啼得早的。常言道,每到快活的夜晚,公鸡就啼得早。这个夜晚对聂赫留朵夫来说还不止是快活而已。这在他是个欢乐而幸福的夜晚。

(俄)列·托尔斯泰《复活》

美国的熊河之夜

那晚很迟时候,在这一天子夜时分上床以前,在我们夏季旅程最北地方,我们曾傍着暗黑的河流散步一会。在我们路上,在水面上,在滴着水的森林里,萤火虫在浮游。不像康喀基河上那些灵活的萤火,它们既不跳舞也不向空中直升。它们慢慢的漂浮,在天鹅绒般黑暗中,宛似大而光亮的绿色灯火。最后我们回到屋里来时,我们将浸透雨水森林的浓香,换取我们小屋房间里令人发思古幽情的煤油灯气味。在昏黄灯焰熄灭后好久,我们还是躺在床上静听着这种北地夜晚黑暗里的声音,一头大鸱鸮的枭鸣和河中浅滩上青蛙的迟缓阁阁声音。

(美)艾温·威·蒂尔《夏游记趣》

美国西部荒原之夜

在星光下,在月光下,在曙光下,在一夜将尽的时候,我们终于转身上道,往墙城略作勾留。落日、明月、星星、朝阳、打地洞猫头鹰、荒原老鼠——这些生动而鲜明的记忆,舵我们同去。我们一路前进,万籁俱寂,我回忆几年前,在《失落的森林》一书中,我曾设想,当我在这世上最后的日子中,最希望在大自然中看到、听到和经历到的有哪些事物。此时我置身野地的一个夜晚,对大地的美景却有一份新的情愫,我渴盼拥有这一切,不忍与之别离。

这些都一齐涌上心头,怪鸱鸟的歌声,长角蚱蜢的鸣叫,闪耀天际的猎户星座,傍晚飘来新刈的秣草香,雪白的树上蟋蟀奏出清凉的音乐,北方的天边,夏天的萤火虫在低地的烟雾中穿梭交织的光。紫罗兰的芬芳,黑夜中传来远处火车汽笛的鸣声——这些,这一切,更有那明月——它照着岸边的浪花,照出一条幽径,从林中的湖面上伸展开去,在皑皑的雪地里发出光芒——明月给大地和夜晚带来无穷的奇观,和月亮神秘的美。

(美)艾温·威·蒂尔《秋野拾零》

美国克里斯托山之夜

在我们背后,月亮稍稍过了满月——夏季最后的满月——升到散格累·德·克里斯托山上面。在外边谷底上,最高沙丘的顶端首先浴在月光里。灰白色的光下泻到沙丘上,我们则站在月光照不到的暗处。在月光下没有一样东西是粗糙或是有角的。一切光滑与温柔,一如苔藓将花岗岩巨砾变得柔和一样。沙丘像是微微发光的云躺着,它们伸出的支线上的光亮又有浓淡深浅的不同。只有我们两人站在荒野而怪异的美景中。上面是荒凉的天,下边是荒凉的沙,我们周围是荒凉的风。

(美)艾温·威·蒂尔《夏游记趣》

黑海边的黄昏与夜

这里有个美丽的黄昏。在这个时候,海岸边那一株婆娑的绿叶下面没有一对对的青年男女呢?他们的眼睛,像海一般那样深,也同海一样不时闪着光芒。

海,好像对于他们的幸福十分同情,静静地躺在他们的脚下,唱着比梦还要飘渺的歌。太阳也早就投入到海底浴盆中沐浴着,跳荡着,它好似在告诉人们:“我在天空中旅行了一日,现在我也应该洗涤一上的尘埃。”灿烂的云霞吐着金红的颜色,于是海也流着金光。

不知什么时候,天和海都收敛了笑容,人们身旁的树影也悄然遁去。他们的话,于是越说越细,连风也听不明白他们的话语,只有一对一对的心尖,逐渐跳得利害。面孔泛着红潮。

有时,树梢头的飞鸟偶然的啁啾了一声,这却把他们惊醒了。他们对眼前的海重新张开了眼睛。这时海面上披着一重潮湿的迷雾,但是他们却挟着微醉般愉快的心情注视着她。

为了消除那不安的心情,他们之间,有时指着那夜归的远帆,或是那路旁的花草说一些什么用此来打破沉寂。

夜已经到来,一切的花树,房屋,山岗,都成为了灰暗的影子。从海边望过去,那缀着珍珠般的繁星的夜幕好像就是垂直地悬挂在人们的眼前,这时海和天都连成了一片,苍茫无际的天,也好像正是睡在人们的脚下。假如你悬想一下,这里每一个星都包含着太阳系般那么伟大的世界,那你会感觉到这宇宙是多么的神奇哟!

于是这一对对的情侣中的有些人,因听见那从无限际的空间里发出来的树声,水流声和海潮声而感到畏怯起来,他们逐渐在树丛中,花底下,或在那延伸到很远的灰白的路上散了开去。男人口边的纸烟火,好像在追逐着花丛里面的飞萤。

黄药眠《黑海,美丽的黑海》

北极村的白夜

黑夜来得懒洋洋,漫不经心。那夜色极薄极淡,似有似无,轻飏飏地飘来,似一阵蓬松的干土,让风吹得弥天旋转,灰茫茫白茫茫一片。夜色似乎就此到了极限,并不加深,好似舞台上的纱幕,若明若暗、若隐若现……

北极村,整个儿一首现代朦胧诗。却朦胧得如此淳朴、如此天然。朦胧得让人怀疑太阳曾经是否来过,让人怀疑太阳是否真的去了。夜变得这么浅显、这么稀薄,不像是真的夜,夜被人剽窃了,涂改了;白天被人嘲弄了、欺侮了。夜好软弱、好无能、好虚伪——美丽的北极村。

张抗抗《大江逆行》

格拉那达之夜

在这种时候,要是登上王后那间高入云霄的梳妆楼,那个高悬在达罗山谷上面,好像是个鸟笼的梳妆楼,再从它那优美的拱廊中凝视月下的景色,那该多么称心!向右,内华达山脉高耸的群山已经失去了嵯峨的外貌,变成柔和的神仙境界;积雪的峰巅衬托在深蓝色天空之下,像一朵朵银色的云似地闪烁着。然后倚在梳妆楼的栏杆上,俯视格拉那达和阿尔贝辛,它们像一张地推的摊在下面;一切都沉没在酣睡之中,白色的宫殿和修道院正在月光下安眠,在所有这一切的外面,雾气弥漫的格拉那达像梦境似的在远处消逝。

有时,街道上会传来微弱的响板声,一些快活的安达路西亚人,正在欢舞中消磨夏夜,有时,隐隐约约的吉他声和热情的歌声又说明了,也许什么地方,有一位发狂的情人,在他心爱的姑娘的窗前唱着恋歌。

我在这座极引人遐想的故堡的庭院、宫殿和阳台上游荡了几个月夜,画出了这幅淡淡的月夜的图画,我用“甜蜜的假设来培养我的幻想”,在这南国里欣赏着冥想和感觉所混合构成的境界,常常到忘我的地步,因此等我要去睡时,差不多天都亮了,总是林达娜克萨花园喷水池的流水声给我催眠的。

(美)欧文《阿尔罕伯拉》undefine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关于“夜”的描写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