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个傻姑娘,如此爱过你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余安安“啪”的一下掰开手中的一次性筷子,插进一盘飘香拌面里,麻酱与香油的香气瞬间飘散开。“吃吧。”她把拌面轻轻推到徐哲手边,穿着一身新郎礼服的徐哲,低头把那盘拌面吃得一干二净,一桌子四个人都不说话。

 

徐哲与余安安就是在这家沙县小吃店认识的。现在想来,仿佛老天事先安排好一样,让大家聚集在了这里。

 

高二那年的初夏,我们哥儿几个刚打完篮球,走进了学校西门的沙县小吃店。三个傻大个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店里杵了好久,好不容易空出一个四人座,刚想去坐,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跑进来嗖地坐下,大喊了声:“老板,快来盘飘香拌面,想了好几天了都。”

 

那个姑娘就是余安安,那时她十五岁,又小又瘦又黑,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仨,我、徐哲、大猫。

 

“小妹妹你几个人?”“我不是你小妹妹。”“你几岁?”“你呢?”“15。”“几月份的?”“10月。”“10月几号?”“16。”“你调查过我?”“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我特么的确实是16号啊。”徐哲爆了粗口。

 

这是徐哲与余安安第二次相遇。事实上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育婴房里,当时他们都因为早产被放在小玻璃房内。

 

那次我们四个点了四份飘香拌面。老板把第一份面先给了余安安,余安安干干脆脆地掰开一次性筷子,搅啊搅,然后把面推到徐哲面前。“看在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份上,这份面你先吃。”

 

徐哲一愣,二话没说,低头就把那盘面给吃了,我和大猫也愣在那里。“我是高二1班的余安安。你叫什么?”我们三个男生再次被她的勇气怔住了。徐哲嘴边沾满了麻酱,结结巴巴地说:“徐……哲……啊。”

 

“徐——哲——”余安安饶有兴趣地品了品徐哲的名字,“你几班的?”“你想干吗?”“刚才我告诉你我是1班的,你也应该告诉我你是几班的吧。”“7班的。”徐哲白了她一眼,莫名其妙。

 

就当我们已经把这个很有个性的小姑娘忘掉之后,余安安再次出现了。

 

那天期末考试结束,整个教室被暑假逼近的兴奋感炸开了花。余安安站在人声鼎沸的教室门口,大喊了声:“我找,徐——哲!”

 

正坐在课桌上手舞足蹈讲着要和女友学游泳的徐哲扭过了头,晃晃悠悠走出过道站到余安安面前,教室又恢复喧闹,可是隔了不到十秒前排的同学吹起了口哨。

 

原来余安安塞到徐哲手里一封信,那时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不过一般都是男生硬把信塞到女生手里,女生当众塞情书给男生的,并不常见。

 

徐哲高二那年就已经长到一米七五,篮球打得好,皮肤虽然有点黑,但精致的五官让他在我们这群满脸痘痘的男生中显得异常帅气。他回到座位上,我们一把把那封信抢了过来,高声把信的内容念了出来。“我相信缘分,我问过我妈妈,你就是那个和我抢育儿室床位的,我们从刚一出生就认识了,或许你还睁着眼看过我。我们从一出生就是朋友了,也要做一辈子的朋友。我会是个好朋友。余安安。”

 

“你怎么处理?”大猫晃着信说。“我有女朋友。”徐哲坐下来收拾书包。徐哲的女朋友叫莉娜,是音乐班的班花,每天画着浓浓的妆,对于当时的小男孩来说,拥有一个漂亮的学音乐的姑娘,是荣耀。

暑假回来后,余安安奇迹地加入了我们的阵营,后来听徐哲讲是莉娜说带个小姐妹来,她的小姐妹就是余安安。不过余安安是个合格的跟班,只要有我们在,就有她在,打篮球时给我们拿外套,吃饭时给我们抢座位,偶尔也帮我们抄抄作业。

 

很多女生都以为余安安是徐哲的新女朋友,这也为她招来莫名其妙的事,自行车被放气,抽屉里出现死虫子,好在她人小心大,隔几天就跟我们炫耀她又被怎么怎么整了。

 

高三下半学期,学业压力越来越重,我们只是偶尔黄昏的时候打打球释放一下学习上的压力,每次余安安都在。她远远地在石凳上坐着,后来过了很多年,她说那是她高中时代最快乐的时光,她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这么远远地看着我们一辈子。

 

能成为一个人最快乐的时光,肯定是因着一个人。余安安的快乐肯定是因为徐哲。

 

莉娜考入了四川音乐学院,我和大猫去了北京,余安安本来可以报北外,她不止一次提到过将来想做个翻译官,但填报志愿的时候她追随徐哲南下去了广州,徐哲在暨南大学念经济,余安安在中山大学念英文文学,我们从此四分五散。

 

余安安陪徐哲坐了38小时的火车从大同到广州入学。刚到广州,徐哲吃不惯广州甜腻腻的菜,她就满街找卖馒头卖面食的小店,然后拉着徐哲一个一个去吃。她几乎每周都会去找徐哲,把他的臭袜子脏内裤抱回自己学校洗,周末晚上再给他送回来。大二的时候徐哲参加校园歌唱比赛,余安安把中大外院的姑娘全拉来为徐哲助阵,最后徐哲得了第三名,也得了个新女朋友。

 

莉娜一接到四川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便把徐哲给甩了,我和大猫分析这也是余安安放弃报考北外的原因。当徐哲给我和大猫打电话说自己找女朋友了,我跟大猫挂了电话马上打电话给余安安,余安安那边嘻嘻哈哈说那女的长得挺漂亮的。

 

过年的时候余安安没有回家,她背着大包一个人去了西藏,回来以后就从徐哲的生活里彻彻底底消失了。

 

大四毕业那年,徐哲女朋友想回福建老家,他想来北京找我和大猫,和平分手的消息也没有跟余安安说。我们三个在天通苑西区租了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每天挤地铁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屋子里都是臭袜子和泡面的混合气。

 

没想到9月,余安安突然出现了。我们四个铁哥们组合又在一起了。余安安睡一屋,我和大猫睡一屋,徐哲睡一屋,客厅睡狗。

 

余安安一来北京,就跑到昌平郊区收养了一条狗,她说有狗的家才像个家。我们的那个出租屋确实被余安安装扮得像个家,客厅的地板每天都被擦得干干净净的,晚上有做好的饭菜,每周五晚上阳台上晾满了衣服。

 

如果时间永远循环在那个时段该多好,那时我们没有钱,挣着最低的工资,交完房租会凑凑钱去吃顿羊蝎子。可我们不可能永远这么在一起。

 

首先是大猫,他谈了个女朋友,搬出去住了,其次是我,我被调派到上海负责上海的项目,再次是徐哲,他又找了个女朋友。

 

徐哲的女朋友是广州人,小巧可爱,和余安安很像。我们六个人又去吃羊蝎子,余安安喝了很多酒,再傻的姑娘也看得出来她对徐哲有意思。不过徐哲的女朋友不动声色,反而谢谢余安安这么多年在徐哲身边照顾他。我和大猫暗地里佩服着她的心机。

 

没过几日,徐哲也搬了出去,三室一厅的房间就剩下余安安一个人,还有一条狗。有一天余安安打电话让我和大猫过去,说狗趴在窝里一天都不怎么动弹,她边说边哭,我放下电话买了当天去北京的飞机票,大猫也赶了过去。我们知道是余安安支撑不住了。

 

一见到我们,余安安便扑了过来,从下午四点哭到晚上八九点。我和大猫都为余安安不值,何苦在一棵树上吊死?余安安哭完,擦擦眼泪让我们带她去吃羊蝎子。

 

那姑娘用三个月把徐哲搞定,他们速速结了婚,徐哲家拿出所有积蓄为他在北京周边买了个小两居的房子。余安安又消失了。

 

余安安外表大大咧咧,其实很多戏只在自己心里上演,喜欢一个人永远都没有勇气跟他说,期待着喜欢的那个人能表白。但徐哲永远都在追逐身边以外的事物。

 

余安安辞去北京喜欢的工作,QQ空间半个月没有更新,等再更新的时候,是她站在尼泊尔雪山下的照片。她又瘦了,黑了,眼神里放着期待的兴奋的光彩,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光彩。

 

往往我们放弃一个深爱的人的时候,才开始拥有完整的世界。离开尼泊尔后她又去了印度,每天她都在空间里晒不同地方的日出与日落,我们知道,她有她自己治愈的方式,这些地方是她想去的,可能也是她想和徐哲一起去的。

 

后来,她利用存款边打工边旅行,从印度去了越南,从越南去了新加坡,从新加坡去了印尼,从印尼去了墨西哥,从墨西哥去了阿根廷,还去了南极,从南极回来又去了中东,去了东欧几个国家。我的新家里贴满了她从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还有她寄来的婚纱照。

 

三十岁的她终于结婚了,丈夫是个澳大利亚人,他们在保加利亚深山徒步时认识的。冬天大雪封了山,他们和几个国际驴友在山里度过了整个冬天,春天来了,她直接跟他飞到澳大利亚,领证结了婚。谁都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瘦瘦小小,站在教室门口大喊喜欢人的名字的姑娘竟然会过得如此丰富。

 

可是我们一直都知道,她从来都不缺少将生活过得丰富的勇气,从第一次她搅拌好面推给徐哲,从她往前走了两步大声把徐哲叫出教室,从她每晚推着没气的自行车回家,从她坐38小时的火车去异地上学,从她一个人在冬天背着大包去西藏,从她鼓起勇气去遗忘一个爱了整个青春的人……是的,这个傻姑娘从来都不缺少爱别人的勇气,更不缺少爱自己的勇气。

更戏剧的是,在她结婚一年后,徐哲离婚了。他把在北京的房子卖了,回了老家,半年之后经过家里人介绍娶了我们的另一个高中同学——莉娜。

 

我和大猫从上海和北京飞回大同,我们又回到了母校。学校里小杨树长成了老杨树,我们也从小男孩长成了老男孩,看着彼此都苍老长皱纹的脸庞,我们边走边笑,一切好像都回到了起点。

 

“我想打电话把余安安叫来,这个该死的家伙,好像每次我选择女人,没有她的祝福,都会失败。”他打电话给余安安,说想吃她拌的飘香拌面,说他这辈子好像没有余安安的祝福每段感情都不能终老。余安安二话没说,连夜从澳大利亚飞过来。

 

今天是徐哲二婚的日子,余安安托着腮看着徐哲把面吃完,二十多年过去了,时光改变了一切,可改变不了记忆的东西。

 

婚礼上,余安安做伴娘,莉娜接过戒指的那刻说:“高二那年暑假,余安安来找我,说要做我姐妹,后来我才知道她喜欢小哲,不过这姑娘也挺笨的,我都主动退出了,给她这么多年的时间她都没追到,到最后小哲还是回到了我这里。余安安,你真是个笨得要死的人。”

 

徐哲向新娘旁边的伴娘伸出双手,余安安对徐哲说:“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但你要幸福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莉娜、我和大猫,都哭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曾经有个傻姑娘,如此爱过你

赞 (0)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