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离婚后的第一年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离婚整一年。

而今,我才有勇气写下这些文字,直面真实的内心,也直面我的前半生。

离婚是我提出的,办手续的那天,虽然决心已定,但中途我还是几次找借口跑到办证大厅的门外,悄悄擦掉了夺眶而出的泪水。

婚姻内的不快乐是真的,但结束婚姻的痛,也是真的。哪一种滋味,都不好受。

少年相识,从朋友到恋人,从恋人到夫妻,二十几年,恩怨暂且放后,即便是家里用了多年的一个物件,搬家要扔掉时也会不舍。何况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共同养育了一个孩子的夫妻。

只不过,三十八岁的我已经明白,再痛,再难,终会过去。

那天是九月的最后一天,第二天便是举国欢庆的日子。而我,和身边这个参与了我二十多年光阴的男人,即将成为陌路。

我想起多年前我还是他女友的那个国庆节,在D城的广场,我穿着红色夹克,扎着马尾,他穿着深蓝色西服,我依偎在他身边,刻意半弯了膝盖。

定格的照片里,他紧紧揽着我的肩膀,我微收下巴,腼腆笑着。

太阳很好,照在彼此年轻的面庞上,有光。青春那么美,爱情那么长,那时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却笃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谁都不会想到,有些人,能陪你走过莽撞青涩的少年,颠沛流离的青年,却无法穿过安稳麻木的中年,抵达相依相伴的老年。

携手白头,就这样成了一个笑话。

办完手续,我向西,他往东。沉默转身,各奔前程。自此,我们成了这世界上最熟悉也最陌生的甲和乙。

没有昭告天下,只有几个闺蜜知道,离婚这件伤筋动骨的大事,就这样被我不动声色地掩盖起来。

我害怕别人眼里的异样,更害怕自己的孩子被“另眼相看”。

你看,一个成天把独立、成长、内心强大挂在嘴边的新时代女性,依然会在潜意识里拒绝承认自己是个离婚女人,拒绝成为别人眼里的失败者,拒绝面对人到中年从头再来的境遇。

我有一点恐惧,但更多的是迷茫。

我跟着自己的心做选择,却不知道命运将把我带向何处。

我一如既往地上班下班、接送女儿,没有人知道,这个依然保持着稳定生活秩序和稳定情绪的女人,她的婚姻刚刚解体。

我甚至没有哭,偷偷哭也没有过。即便想哭,想释放一下心头的郁结,也挤不出一滴眼泪。我更没有失眠,这简直是个奇迹。

每天心无旁骛上一天班,晚上把女儿安顿睡下,累得往床上一倒,便沉沉睡去了,然后一觉醒来,继续迎接第二天的太阳。

成年人的痛,是不动声色的微笑,是打碎牙齿和血吞的平静。

明明内心煎熬、难过、波涛汹涌,可我的身体却丝毫不配合情绪。

我吃得香,睡得好,甚至比离婚前还胖了几斤。忙碌且规律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疗愈了我精神世界秩序崩塌的痛楚。

最担心的是伤害女儿。

办手续前,有一次给女儿洗澡时,我搂着她的小身体告诉她:“宝宝,妈妈和爸爸以后要分开生活,爸爸要搬出去,另外找个房子住。但是爸爸妈妈会永远爱你,我们一直都是你的保护神。”

我没有用“离婚”这个字眼,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的心头一阵尖锐的疼。

其实很久以来,这份内耗的婚姻不仅消磨着两个成年人,也包括女儿。很多时候我们低估了孩子天性的敏感,爸爸妈妈之间有没有爱,有多深的爱,孩子完全能感受到,她只是不会表达。

努力装作幸福,维持一个和谐的假象,与揭开暗疮,袒露鲜血淋漓的真实,无论哪种境遇,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都是残忍的。

可是婚姻就是这样,它死亡的时候,就真的死了。

我们都想回到过去,却发现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回不去。我们都想站在一个节点上重新开始,却发现所谓的重新开始,只是个美好的愿望。

当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变成一对怨偶,对彼此心性和能量的消耗,会让人面目狰狞。我们把本该投身于外界的力量用来攻击对方,然后看着那个原本就不完美的自己在彼此的差评和否定中,越来越支离破碎。

家,不再是放松的港湾,变成了厮杀的战场。我和他,在这样的内耗中,心生厌倦。我们的孩子,在这样的氛围里,敏感胆怯。

我问自己,如果一直这样凭着惯性走下去,我会快乐吗?他会快乐吗?孩子会快乐吗?

答案是,不会。

生活之美在于未来有希望,你知道明天会有转机,有星光,有奔头,而不是在一堆烂泥里,一直下坠,一直沉沦,直至习惯了黑暗。

我决定不再逃避。

三十八岁,斩断过去,离开一个和自己纠缠了近二十年的男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斩断一只手、一条腿,就像从头到脚扒了一层皮,痛,绵密入骨。

婚姻也是一种瘾,不亚于毒瘾。

前夫刚搬走的那段时间,我总是恍惚间觉得家里还有人,他的咳嗽声、走路声、甚至争吵声。

我想过把房子卖掉,想过彻底更换所有物件,想过换一个全新的环境从头开始,却发现是自欺欺人。有什么比得上眼前的女儿更留有他的痕迹呢?

我唯一能做且必须做到的,是在心理上彻底和过去分离,接受我们曾经亲密无间,也接受现在陌如路人。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我时常会萌生出错乱的感觉,而脑海里翻滚最多的画面,不是婚姻期间的种种,而是很多年前恋爱的片断,他舍了工作来找我,我跑到他的出租屋去看他,他用单车载着我去广场喂鸽子,我借着晨跑和他在公园约会……

我终于明白,我忘不掉的,不是这个男人,而是那些曾经的时光,那些刻在我生命里的记忆。这些记忆让我觉得命运无常。

我真正抗拒的,不过是“无常”而已。

佛家总说无常。三世迁流不住,所以无常;诸法因缘所生,所以无常。但这种无常只有在你的生命里真正出现时,你才会有切身感受。

不管这份婚姻多么煎熬,你都不会在结束它时有解脱的快感,你仍会有撕裂的不适和痛楚。婚姻的年限越长,分离的痛感就越强。

这是我离婚后面临的第一道心理难关:和过去分离。

时至今天,一年了,我还是会在某个瞬间穿越回过去,还是会在梦里忆起恋爱时的一些片断。

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它帮我屏蔽了婚姻后期那些疼痛的部分,只留下最初的温暖和美好。

只不过,我恍惚的时候越来越少。甚至在我迎面撞上前夫和他新交的女朋友时,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么难过,就像在看很久远的一幕戏。

他依然是二十年前的青涩少年,而他身旁的女孩,面目模糊。

时间,真的是最好的疗伤者。它不停歇地一路往前,你被它裹挟着,应付当下的种种。陈年过往,越来越远,即便偶尔梦回,已是云淡风轻。

有人问我,为什么离婚。

我只是笑笑说,一言难尽。终究是爱过的,终究是相伴走过青春年少的人,终究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沉默,是对彼此和过往最后的尊重。

离婚时,我三十八岁,和《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相差一岁。在世俗的观念里,一个女人在奔四时迈出这一步,几乎等于宣判了后半生的孤寂。

可我更想活在当下。离婚于我的意义,绝不仅仅是终结一段破碎的亲密关系,然后重新开始,它真正的价值在于逼着我重新审视自己,推翻自己,接纳自己,重塑自己,逼着我勇敢和独立。

如果说曾经的我是个巨婴,那么这场婚变,足够让我成长。

我用十一年的时间,看清自己的残缺,婚姻的冷暖,人生的无常。而其间经历的种种,便是我长大需要付出的代价。

只不过,生活远不像电视剧那样,上演令人亢奋的逆袭戏码。

离婚后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是,一个单身女人,如何靠一己之力撑起一个家;如何在没有援手的前提下,既努力工作赚银子,同时照顾好年幼的孩子;如何能在家庭不完整的现实条件下,给予孩子完整充沛的爱。

无疑是狼狈的、艰难的,在女儿生病时,在水管不出水时,在突然跳闸停电时,在手忙脚乱情绪崩溃时……

所幸,我还有一份可以养活自己和女儿的工作。

在这一点上,我无比感谢年轻时的自己,没有贪图安稳,而是执意出来打工,它让我在毫无竞争力的年龄,依然可以凭着一技之长,在职场上和九零后甚至九五后的年轻人抢地盘。

能失婚、失恋,唯独不能失业,年近四十,我对工作愈加敬畏。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收拾房间洗衣服,安顿女儿起床洗漱,送她上学,我去上班。

晚上接女儿回家,买菜做饭,陪玩陪读,等她睡着后再看书充电。时间,成为我生命中最大的奢侈品。

我没有空闲伤春悲秋,没有精力怨天尤人,我做梦都在想,如何能多赚一点钱,如何能尽早实现财务自由,如何能多给孩子一些心无旁骛的陪伴。

婚变一年,依然期待爱情,却不再抱有幻想。会在看一张图片、一部电影时泪流满面,更能在面对困难时,收拾起情绪,坦然面对。

更柔软,也更强悍;更平和,也更勇敢。

是为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一个女人离婚后的第一年

赞 (2)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