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闪而过,我的岁月已蹉跎

找不到满意的写作素材,快来加入我们的“书江湖交流群”吧,海量写作素材免费下载。
书江湖交流群

在古代诗人里,他不是最有才的,

但可能是最帅的,帅得几乎毫无争议。

要不,唐朝的四大著名女诗人,也不会有两个对他死心塌地,

就连名闻天下的白居易,也不惜为他出柜,

每当看不到他,白居易就写诗寄托内心的牵挂——认识30年,为他写下180多首诗(包括墓志铭);

他不仅为初恋写下流传千古的传记,还为妻子写下凄美至极的诗句;

他来自河南洛阳,名叫元稹。
1

公元799年,晚上10点多,山西蒲州。

“叮咚,叮咚,”一户人家的后院,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穿圆领窄袖袍衫的男子正在按门铃。

他按得很小心,还不时环顾左右,看是否有陌生人。

吱呀,随着轻微的开门声,一个穿粉红衣服的丫环探出头来。

“元公子,你真守时,整好10点半,”丫环看了看夜光表。

“怎么样,红娘,莺莺呢?”男子急切地问道。

“看把你急得,”红娘捂着口,笑了笑道,“恋爱中的小伙子总是这么急躁吗?”

站在红娘背后的是一位黄衫女子,她轻声斥责,“红娘,看你还笑,回头我扣你年终奖。”

红娘不再笑了,叮嘱道:“小姐,快去快回哈,我去打探一下,老爷到底睡了没有。”

公子一把抓住莺莺的手,朝更深的夜幕里走去。

……

这对青年男女,男的正是20岁的元稹,当时他是蒲州的一个基层公务员。女的叫崔莺莺,只有18岁,来自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

虽然家道中落,她一举一动却透着美丽和高贵。据记载,莺莺“垂鬟接黛,双脸销红”“颜色艳异,光辉动人”。

这样的女孩,谁不喜欢?

元稹是在上个月的一次兵乱中认识莺莺的,当时的蒲州,社会严重不稳定,一小股士兵发动骚乱,到处抢百姓的钱粮。

元稹刚好路过,制止了匪兵对崔家的侵犯。

双方自我介绍后才发现,元崔两家,原来还是远方表亲。

元稹第一眼就看中了莺莺这个小表妹,总感觉像在哪儿见过。

对了,是在梦里见过。

他有些迫不及待,想约小表妹出来吃饭,但约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礼节不允许。

有人一定会疑惑,唐朝那么开放,女人穿衣服跟现在的女明星一样,波涛汹涌,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穿衣服跟礼节是两回事,中国只是到了宋朝,婚恋观念才发生了一场颠覆性的革命。

在此之前,古人都是很保守的——不经父母允许,没有去民政局扯证,男女双方是禁止见面的。

可是,这对小年轻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你要问为什么,很简单,因为爱情。

元稹的直觉很灵敏,他觉得莺莺是喜欢自己的。

所以他坚持给莺莺发微信,约饭。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到第五次的时候,莺莺终于答应了。

自由导致爱,压抑导致深爱。

李白不是说过吗,“抽刀断水水更流”。

他们很注意社会影响,一直不敢在白天见面。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别人想家的时候,是他们离家约会的时候。

这是元稹正式承认的第一个女朋友。

但他也知道,一个男人不能整天沉溺于爱情,还得有功名,否则生活就没有罗曼蒂克,只有西北风喝。

他永远记得8岁的时候,父亲元宽因病去世,弥留之际说:“你小子有性格,有才华,别人都说你中,我看你也中!”

父亲离世后,他与母亲郑氏相依为命,清贫度日。

他一直坚持学习,15岁的时候,他参加国家举办的“礼记、尚书”考试,顺利通过。

现在他要继续自己的奋斗之路,

按唐代的举士制度,士之及第者还需要经过吏部考试,才能正式任命官职,元稹于贞元十六年(800年)再次赴京应试。

临行前,他与莺莺洒泪而别,约定在第二年考试结束后,一起去野外看星星,吃烧烤。

“等我,”抱着莺莺,他越吻越伤心。


元稹私会莺莺

2

元稹第一年参加全国科举大考,成绩离分数线差了好几分。

但他那不俗的文采,却获得了新任京兆尹韦夏卿的赏识,他得以经常出入韦家,很快混了个脸熟。

最初回到客栈,他还挑亮煤油灯,写信给远方的莺莺,倾诉对他的思念。

慢慢地,他写信的动力变小了。

因为他遇到了另一个小自己4岁的女孩儿,她的名字叫韦丛,是韦夏卿的独生女儿。

韦丛早就注意到这个来自外地的翩翩公子,有时候她也会在父亲和兄长们跟元稹喝酒聊天打游戏的时候,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不知不觉,她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来自乡下的刚毅男人。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一次,天下着大雪,元稹正准备从韦家离开,刚好碰到韦丛从外面回来。

他直接了当地问她,“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没有回答,脸却红了。

……

巧合的是,韦夏卿也觉得元稹今后必将成大器,想将韦丛许配给他。

可是,远方的莺莺怎么办?

那个晚上,元稹喝醉了,他鼓足勇气给等他等到心痛的莺莺写了一封信。

“忘了我吧……”写下这四个字,他泪如泉涌。

他太明白,如果拒绝韦家,自己的前途也就完了。

因为前途而告别一段纯真的爱情,这很卑鄙,但现在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韩愈在《监察御史元君妻京兆韦氏墓志铭》一文中记载,

“选婿得今御史河南元稹。祺时始以选校书秘书省中”

元稹授校书郎后不久,便娶韦丛为妻。

对这位出身富贵的夫人,他也做好了忍受河东狮吼的心理准备,但是很奇怪,他迎来的是和风细雨。

韦丛是那种非常贤惠的女人,婚前只对老爹好,婚后只对老公好。

由于家中清贫,元稹觉得委屈了韦丛。

可是韦丛觉得,有了这个男人,人生已经足够。

冬天,伏案写稿的元稹冻得发抖,韦丛把衣柜里所有能御寒的衣服找出来,披在老公身上;

有一次,元稹写诗的时候完全没有灵感,想喝点酒,手上却没有钱,

晚上韦丛悄悄给他带回来一坛高度白酒,再一看,她头上的金钗不见了。

“金钗呢,”元稹疑惑地问。

“当了一坛酒,”韦丛羞涩地回答。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元稹的眼睛里涌出来。

多好的老婆啊!从大富大贵到家徒四壁,她就这么死心塌地,无怨无悔。

况且,6年时间,韦丛还给他生了5个孩子。

有这样的后盾,元稹的工作也迅速有了起色,不久就升任大唐监察御史。

这个时候生活却开始戏弄他。

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韦丛因产后大出血而离世,年仅27岁。

元稹心疼至极,哭得死去活来,韦丛安葬时,他仍在外地办案,只能写篇祭文,托人在妻子灵前代读。

即使如此,下葬那天,元稹还是悲伤难抑,又写了三首悼亡诗,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悼亡诗,

《三遣悲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四句将古人的含蓄发挥到了极致,后人看完不流眼泪的,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泪腺。

写亡妻,只有后世苏东坡的“十年生死两茫茫”能与之比肩。

那种情绪,可以钻到人的内心深处去。

著名学者王若虚评价说,“情致曲尽,入人肝脾。”

陈寅恪跟贴说,“微之以绝代之才华,抒写男女生死离别悲欢之感情,其哀艳缠绵不仅在唐人诗中不多见,而影响及于后来之文学者尤巨。”

因为这首诗,1000多年来,人们再也无法忘记“元稹”这个名字。

贤淑的韦丛

3

也许,情伤要用情来治,至少元稹是这么做的。

韦丛去世不久,他就在任职地四川认识了薛涛——唐朝四大女诗人之一。

最初遇到元稹的时候,薛涛没有想到自己会跟这个帅气男诗人有什么故事,毕竟自己比他要大11岁。

可是,他们还是谱写出中唐文艺界最具盛名的爱情故事。

薛涛虽然是一名乐伎,却心地纯良,工于诗画,不同流俗。

她的诗名早已传遍大唐,元稹也留意到这位奇女子。

刚到四川,他就约薛涛在梓州相见。

那个3月,连空气里都是玫瑰的味道。

薛涛坚持独身,一直到42岁,有时候,她都认为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

可是,见到元稹后,她的信念动摇了。

他,不仅外貌俊朗,谈吐不凡,还有与他年龄不匹配的成熟的笑容。

他们谈诗词,谈政治,谈社会,谈爱情,有些相见恨晚。

他为她磨墨捧砚,看她写诗作画,一时叹为天人,

他不会说“我爱你”,然后做出比心的手势,因为他是一个含蓄的文人,说这三个字,太low。

还是用文字来表白吧,

《寄赠薛涛》——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春天属于表白,阳光属于窗台,而我,只想拥有一个有你的未来。

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不顾居委会大妈的苦口婆心,他们在成都找了一个房子,开始同居,

外出参加沙龙,她也很大方——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盆友元稹”。

你有freestyle吗?我有。

那就是,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开心的日子,整整过了一年。

……

恋爱之余,元稹不忘工作。

经过明察暗访,他发现东川节度使严砺是个大贪官,民怨很大,便冒着得罪权贵的危险,弹劾了严砺。

想搞我,笑话!严马上找朝廷里的后台对付元稹,并将其从四川调回洛阳。

搂着薛涛,元稹发愁了——难道说,刚开始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

两个人都觉得很无奈,远隔千里,他们只能通过书信互诉衷肠。

她深切思念着这个比他小一轮的恋人,满怀幽怨与渴盼,

有一天,她喝多后,大哭一场,所有的情绪终于爆发,汇聚成流传千古的一首诗。

《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写完,她将软笔扔在地上,她决定结束无望的等待。

她脱下红色的长裙,换上灰色的道袍。

回头望繁华的都市,仍然人来人往,

她悄然隐身,带着一丝不舍,却了无遗憾,

毕竟,人生已经爱过。

四川美女诗人薛涛(中唐时期)

4

元稹不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公元810年,他又喜欢上了另一个著名女诗人、吴越之地的刘采春。

除了会写诗,刘采春还是一位当红歌星,她的靡靡之音,感染力十足,一时红遍江南。

虽然没有听过她的歌,但很多人从她歌曲的类型和受欢迎的程度,公认她是“唐朝邓丽君”。

《曲》是她的代表作,足有120首,这些歌,唱的主要是离别之苦。

史载,只要她开始唱这首歌,“闺妇、行人莫不涟泣”。

她的粉丝群,主要是那些有钱有闲,老公整天出差,日渐空虚的阔太太们。

《曲之一:望夫歌》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莫作商人妇,金钗当卜钱。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在浙东第一次见面,元稹就被采春的歌喉打动,

他灵思萌动,当场写了一首《赠刘采春》,

“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

接下来,他为刘采春新出的大碟疯狂打call,

“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有元稹这位大诗人的加持,刘采春在音乐界果然更火了,出场费直线飙升到白银10000两(只唱一首,不返场)。

元稹很喜欢采春的声音,“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嗓音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而采春也迷恋上他的诗句,沉缅于他的颜值,无法自拔。

漂流已久,也许这是我的归宿和港口?

但要想一辈子,哪有那么容易。

当时刘采春已经有老公,那是一名参军戏演员(一种唐朝流行的滑稽戏)。

在至情至性的元稹眼里,认识得晚,没关系。

他一直悄悄地等待,一年不行等两年,两年不行……

最终他们还是无言的结局。

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必经——不停地遇到,不停地告别?

你一闪而过,我的岁月已蹉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文章部份来自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及时通知我们:书江湖 » 你一闪而过,我的岁月已蹉跎

赞 (1) 打赏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